曾引起全国关注的酒鬼酒供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酒鬼酒供销公司)亿元银行存款失踪案有了新的进展。8月18日至21日,此案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已发生多日,瑞海公司如何通过安评仍不得而知。作为为瑞海国际提供服务的天津中滨海盛卫生安全评价监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滨海盛)终于于近日公布了安评报告,这份报告多少为探究事故原因提供了些许证据。但是这份报告本身就遭到质疑,而且配合这份报告,再来审视天津市安全生产管理局的部分文件可以看出,天津的危化品朋友圈真的有些危险。

亿元银行存款失踪

遭到质疑的报告

去年1月27日,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酒鬼酒供销公司1亿元存款,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分3次从银行转走,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受理并进行侦查。

质疑点一:报告的发布时间

因涉及上市公司和巨额存款,此案引起全国关注。

在爆炸事故发生后,中滨海盛的网站一度关闭,它是否为瑞海提供了安评以及安评的具体内容无法从该网站上获知,也有外地媒体直接找到了中滨海盛的办公地点,但是这家坐落在天津西青区海泰信息广场附近别墅内的公司却空无一人。其实在天津,更多人会习惯把这个地点理解成华苑。

在法庭上,被告人之一的浙江皎然实业有限公司股东寿满江供认,是其偷盖了酒鬼酒供销公司的预留印鉴,然后通过他人转走存款。

在第十场发布会上,中滨海盛终于在官方发布会上被提到,天津市副市长何树山表示:瑞海物流国际公司的安评是委托第三方评估机构,这个机构的名称叫中滨海盛有限公司来评估和制作的。这个中滨海盛第三方评估公司,具有国家安监总局核发的甲级资质,按照规定,第三方安全评价机构甲级资质由国家安监总局来核发,乙级资质由天津市安监局来核发。环评报告,国家也有规定,在不涉及国家秘密和个人隐私的情况下,做完之后,经过专家评审,要及时向社会公开。到目前为止,我们发现还没有向社会公开这个安评报告,所以我们政府要立即责成这个企业,尽快地向社会公开环评报告。

检察机关起诉书指称,2013年12月8日,被告人寿满江、罗光、陈沛铭在杭州一酒店商议,决定利用方振(另一被告人,时任中国农业银行杭州华丰路支行行长)到长沙面签《授权委托书》没有加盖酒鬼酒供销公司公章,以完善手续为由,罗光负责联系酒鬼酒供销公司再派财务人员赵某把公司印章带来,然后安排赵某游览西湖,伺机偷盖印章,然后以酒鬼酒供销公司名义转走巨款。

值得一提的是,到目前为止,关于爆炸的十余次官方发布会中,第十场发布会是到场领导级别最高的,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参加了那次发布会。召开的时间是19日。

侦查部门获取的具体交易细节显示,被告人寿满江盗盖酒鬼酒公司印鉴后,由被告人唐红星持银行结算凭证分3次全部转入浙江皎然实业有限公司账户。

按照官方的说法,中滨海盛在19日前并未发布关于瑞海的安评,但瑞海官网上的这份安评发布的日期却是8月15日。这让人很难理解,是政府部门了解的信息不够完整,还是中滨海盛有意调整了日期?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寿满江、罗光、陈沛铭、唐红星、郭贤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与银行工作人员勾结,用购酒存款贴息为诱饵,骗取酒鬼酒供销公司信任,然后盗盖印章,将酒鬼酒供销公司1亿元存款非法转出并占有。被告人方振身为中国农业银行杭州华丰路支行行长,明知寿满江、罗光等人使用不法手段骗取客户存款,为获取个人利益,积极出谋划策,利用自己职权提供帮助。

质疑点二:被视若无睹的高楼大厦

公诉机关认为,6名被告人的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应当以合同诈骗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澳门新葡萄京官网,这份名为《天津港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跃进路堆场改造工程安全验收评价报告(备案稿)》的文件显示,瑞海国际在安全预评价中曾被指出了5类40个安全问题,在安全验收报告中则又被指出24个安全隐患需要整改。但这64个问题并不涉及与居民区的距离,并最终都进行了整改。

缘起存款卖酒和非阳光资金生意

报告列明距离西侧的天滨公寓970米,以及距离西侧的海滨高速公路约310米,距离西侧的津滨轻轨东海路站420米,结论是符合规定。

针对检察机关指控的合同诈骗罪,6名被告人在法庭上均予以否认。

天滨公寓是报告中唯一一个被列出的居民区,中滨海盛援引的依据是:《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第十九条。然而,《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对距离却并无明确规定。

寿满江、罗光、陈沛铭、唐红星称,自己做的是非阳光资金生意,用的是购酒+借款+贴息模式,并事先与酒鬼酒供销公司达成协议。被告人方振声称,直到案发,才知道其他被告人还有与酒鬼酒供销公司的协议,对盗盖印鉴自己完全不知情。

对于在爆炸事故中受损严重的海港城和清水蓝湾等临近小区,报告只字未提。值得注意的是,瑞海国际开工建设这一堆场是在2013年3月,中滨海盛的安评是从2014年6月开始的,而万科方面在这里拿地是2010年的事,那时候瑞海国际都还没有成立,堆场改造和安评更都没有开始。负责安评的专家们难道对这些高楼大厦熟视无睹吗?

据被告人寿满江、罗光述称,在酒鬼酒供销公司将1亿元存款存入银行之前,他们已按协议先行给付了酒鬼酒公司第一笔355万元利息。

质疑点三:专家组组长身份

据了解,退休后的被告人罗光,在南京注册成立了南京金亚尊酒业有限公司。2013年下半年,罗光联系并与酒鬼酒供销公司达成购买600万元酒鬼酒公司洞藏系列酒、酒鬼酒公司在罗光指定银行存款1亿元的协议。协议同时约定,除银行给付存款利息外,罗另给付存贷利息差。后其通过浙江世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沛铭和浙江上虞人唐红星,决定将款存到中国农业银行杭州华丰路支行。

有媒体报道,通过该安评报告的专家组组长签名为郑树国,此人为天津港集团公司安监部专家。由于其身份标识上的天津港字样,这位组长即刻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之后,酒鬼酒公司财务人员赵某持《授权委托书》及相关材料、印鉴在华丰路支行开立账户。

虽然给出安评报告的是中滨海盛,但是要想顺利通过安评,毕竟还需要各位专家签字画押。新金融记者在天津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8月12日发布的《市安全监管局关于公布新一届安全生产应急专家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获悉,市安全监管局组织开展了专家推荐工作并确定了天津市第三届安全生产应急专家。《通知》中提到下设危化、工贸、建筑、交通、综合五个组,共计128人。

因为中国农业银行浙江省分行营业部若以委托授权书方式开户的,开户《授权委托书》应实行上门面签制度的规定,为再次确认《授权委托书》真实性,方振携另一银行工作人员又赶赴长沙,向酒鬼酒公司法定代表人夏某确认。但因当天公章未在公司,酒鬼酒供销公司后安排财务人员赵某一人持公司公章及财务专用章、法人代表人名章等预留银行印鉴赶到杭州,之后便发生了盗盖印鉴一事。

其中,在安评报告中担任组长的郑树国,仅仅只是天津市第三届安全生产应急专家名单中交通组的一名成员。擅长安全检查与隐患排查、评审评估审查论证,郑树国的名字后面是这样的一句介绍。

被告人原本打算将存款通过银行理财的账外方式转款,但因为酒鬼酒是上市公司而行不通,无奈之中商定将1亿元存款由定期改为活期,同时再加付定活存款一年利息差290万元,双方并因此修改了原协议。

要想通过安评,要在多个方面都保证过关,虽然身为组长,郑树国这位交通方面的专家是否对于危化品也熟悉不得而知,同时,既然是专家组,组内是否也有危化方面的专家,组员的构成又是怎样的?中滨海盛的报告中并未提及。

2013年12月9日、10日、12日,酒鬼酒供销公司按约定通过网上银行,分79笔、将1亿元资金转入其在中国农业银行杭州华丰路支行新开立的账户。被告人则支付给了酒鬼酒供销公司贴息、存贷款息差及购酒款则共计1245万元。

天津危化品圈到底多复杂?

不只是防范意识不足和管理漏洞

在不断的抽丝剥茧中,中滨海盛与安监、消防等权力部门之间的朋友圈关系,逐渐清晰。

据检察机关起诉书,2014年1月6日,酒鬼酒供销公司收到华丰路支行寄回的对账单,发现1亿元人民币存款被转走。

根据中滨海盛官方网站显示的资料,受天津市安监局委托,中滨海盛完成了《天津市危化品生产企业安全管理制度编制纲要》《天津市危化品生产、储存企业安全评估标准实施细则》和《天津市危险化学品生产安全管理与技术培训教材》的起草、编审工作。

但令人奇怪的是,发现1亿元存款被转走以后,酒鬼酒公司并没有第一时间向银行查询或报案。据被告供述和农行相关人员介绍,酒鬼酒公司先与寿满江、罗光等人联系,之后派专人到杭州协商还款事宜,在协商无果后,才于2014年1月10日以合同诈骗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

与此同时,近年来多次受政府有关部门委托先后主持和参加了上述领域相关标准、文件、教材的起草这样的字句,也多次出现在中滨海盛的介绍中。

被告人供述,在购酒借款协议中,除约定存款金额、期限、存款方式以及贴息比例外,他们都约定不提前支取、不质押、不转让、不挂失、不查询、不开通网银和电话银行的六不承诺。

中滨海盛与权力部门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

被告人方振称,在开户过程中,工作人员曾提醒,开通可以保障自身资金安全的网银、支付密码器以及资金变动短信通知等银行服务,但酒鬼酒供销公司均不接受。

根据天津市政府采购网今年7月的一份公示显示,中滨海盛是天津滨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安全生产十三五规划编制项目的唯一供货商。该项目系天津滨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以单一来源采购的方式采购。

相关银行业内人士认为,若是一个纯粹的开户存款行为,按照常理推测,这样对企业实时掌握账户情况极其不利。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酒鬼酒公司不可能不知晓这些基本金融风险防范的相关措施,但作出此种选择,令人费解。

这份采购公示的论证意见称:中滨海盛参与了高新区创建安全文化建设、企业安全考核以及高新区应急预案体系建设等工作,能够直接进行关于安全生产规划设计工作。

事实上,令人费解的还有:预留银行印鉴应由财务部两人以上分别保管,这是一般财务人员的基本常识,但赵某怎么一人就携带全套的银行预留印鉴到杭州?发现存款被转走,不先询问开户银行、不先向公安机关报案,却先找被告人去商量,如何解释这种不知情?不开通网银、不开通资金变动短信通知,放弃支付密码器,酒鬼酒供销公司为何主动放弃保障自身资金安全的银行服务?

违背常情的是,作出唯一性具体论证的专家,竟然是供职于和中滨海盛有合作的公安部天津消防研究所的任常兴。

庭审期间,有被告辩护人向法庭申请,要求酒鬼酒公司作为本案重要利益关联方,请相关当事人出庭作证,但未被法庭同意。

早前,天津消防研究所的官方网站上曾这样写道:作为主要技术力量,支持我所参股机构成功申请国家甲级安全评级机构资质APJ-(国)-519。

记者注意到,本案在审查起诉期间,曾3次被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两次被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而这个APJ-(国)-519,正是中滨海盛2012年拿到的甲级资质牌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