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消息,互联网约租车(俗称专车)监管意见最快将于本月公布。该意见将对参与网约车运营的平台公司、车辆、司机做出新的要求,对于加入网约车平台的私家车需将车辆变更为营运车辆属性。交通部确认互联网专车合法身份,肯定其创新服务模式,但是三令五申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这一要求正遭遇严重挑战。

图片 1

据悉,该意见是由交通部联合多个部委出台文件,车辆、平台公司需要获得道路经营许可证,车辆还需要获得营运证;意见对于营运车辆的属性没有要求,但是私家车要营运的话需要把车辆属性变更为营运车辆;网约车司机需要获得上岗证;要实行差异化服务,网约车运价要高于出租车定价的50%。业内人士表示,在即将出台的文件中,对行业影响最大的或是对私家车参与网约车运营的要求。

最悲伤作文《泪》8月在网络上的流传,引发外界对大凉山贫穷问题的关注。

业内人士表示,超过90%的网约车由私家车组成,新政出台后,私家车若要参与网约车运营就要变更车辆性质,一旦变成为营运车辆,私家车报废年限就变成八年,这会让很多私家车打退堂鼓,尤其对滴滴、优步将产生巨大影响。

随后,《泪》的发现者、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在对所开办的索玛花慈善小学进行扩建改造时,迎来当地政府的《限期拆除违建通知》、对支教者无教师资质支教的叫停。

黄红斌说,《泪》引发关注后,当地官员曾承诺解决学校的身份问题。而如今投入几百万修建的慈善小学,将面临《泪》引发的血案。

然而,当地四合乡党委书记吉文光和西昌市教育局局长罗荣对澎湃新闻称,曾多次叫停黄红斌非法办学,但黄红斌置之不理。

当地有官员认为,最悲伤作文对县里是一个沉重的教训。孩子不是没人管,并非一些媒体臆想的那么贫穷。

索玛花爱心小学的正门,现在校门紧闭,学校已经停运。

永定村火普组一户村民家的小男孩。

探访:读书是家庭的负担

9月1日下午,四川省西昌市刚下完雨,索玛花爱心小学所在的永定村火普组进出的道路变得泥泞不堪。这座山间的村庄距离四合乡16公里,公路因货车出没而被压坏,进出永定村火普组,只能经由这条泥泞的山路。

37岁的村民佳宝已经习惯了这条路,他前年从喜德县搬过来。佳宝说,两个女儿从前都在索玛花上学,现在索玛花停止办学了,都转到了四合乡中心校读小学。

佳宝说,以前在索玛花上学,每学期一个孩子只用缴80元的保险费。他平时给两个孩子1块钱的零用钱,而现在孩子去了中心校,一学期一个人197元费用,两个就是394元,每周还要给每人50元生活费,这对他来说压力较大。

和佳宝面临同样困境的还有当地村民阿米友黑,阿米曾是索玛花小学志愿者,他所居住的房子由于没钱修缮已成危房。

阿米友黑告诉澎湃新闻,他有5个孩子,4个都在四合乡中心校读书,每人费用215元,学校每天收每个孩子6元钱的生活费,他每天还要给每个孩子5元钱的零用钱。算上衣物等费用,4个孩子一年就要花费约6000多元。

阿米友黑说,现在家里已欠债1.3万余元,平时连大米都很少买,肉要过年才吃一次。等4个孩子读完小学,自己的负债估计会上2万元,到时候他就无力再供孩子上初中,只能让他们自谋生路。

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在微信朋友圈里介绍了开办索玛花爱心小学的初衷:基金会志愿者到喜德县送捐赠物资时,途径四合乡永定村,发现这里有大量的失学儿童。志愿者调查走访发现,整个村子只有两个人识字,包括火普组的组长都是文盲。该地原来有一个教学点,两间教室,汶川地震后教室被定为危房,教学点因此撤销。村里的孩子只能到山下的四合乡中心校就读,走路需要2到3小时,开越野车从市区到火普组要一个半小时。据当时统计,永定村当时的学龄儿童有169人失学。

黄红斌:该拆就拆

9月初,索玛花爱心小学校门紧锁,学校200米外,三名支教老师正在田间干活。他们告诉澎湃新闻,可以参观学校,但无法接受采访。

小学位于半山腰的斜坡上,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下面部分由板房和砖房构成,已经投入使用。上面是水泥房,还未使用。

学校铁门前挂着索玛花爱心小学的招牌,支教老师告诉澎湃新闻,现在学校只有3人在此留守,刚才她们在田里刨土豆,准备晚上吃。

支教老师说,目前学校已停工。澎湃新闻记者在教室中看到,教室里有大约30张铁质课桌。有的课桌上,放着一本二年级《数学》下册的教科书,支教老师说,这是当地教育部门提供的课本。

据支教老师介绍,目前小学只有一二两个年级,本来今年准备增加第三个年级,因为涉嫌违建,学校现在已经没有上课了。

学校厨房的墙上贴着一张限期拆除违建通知,称索玛慈善基金会在西昌市四合乡永定村火普组非法买卖土地、违法违规修建房屋。根据相关法律,责令基金会于2015年8月28日内自行拆除违法违规建筑物,否则四合乡政府将依法进行强拆。落款日期是2015年8月23日。

从教室出来是操场,两米高的绿色铁质围栏将操场围起来。操场的另一头堆放着建筑材料,材料旁竖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地质灾害隐患点。

9月2日,黄红斌告诉澎湃新闻,8月31日他被公安部门拘传,约24小时后才回家。

黄宏斌称,他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但对于学校违建一事愿意配合政府工作,政府如果认为学校是违章建筑需要强制拆除,该拆就拆。

教育局:多次下达停止办学通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