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证券在上交所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涉嫌未披露控股股东与其他股东间关联关系等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根据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图片 1

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在网球和桥牌这两大爱好中。公告如下:

熟悉万里的人都知道,老人家这一辈子有两大爱好,一是桥牌,二是网球。他对这两项运动的酷爱,凡是网球桥牌圈子里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在刚刚结束的中国桥牌协会成立30周年庆祝活动中,作为协会的荣誉主席,万里对中国桥牌事业发展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尽人皆知。系统介绍他60多年桥牌生涯的《万里与桥牌》一文曾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后,引起了桥牌爱好者的广泛共鸣。

公司于2015年7月14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湘证调查字0335号)。因公司涉嫌未披露控股股东与其他股东间关联关系等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在网球和桥牌这两大爱好中,万里接触网球的时间远早于桥牌。他从十几岁就开始迷上了网球,屈指算来,网球已经陪伴老人家走过了80个春秋。今年已经95岁的万里,一直到去年还活跃在网球场上。关心老人家身体的人无不感到惊讶,更有热心人甚至张罗着为老人家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

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将全面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就相关事项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激情挥洒

事件回顾:

少年时代迷上网球

方正证券今年二度公告高管失联。6月16日晚间方正证券公告称,公司现任监事、子公司民族证券监事会主席杨克森失联,无法正常履行监事职务,其家属反映已经向民族证券请假。杨克森为方正证券二股东政泉控股提名的监事,政泉控股相关负责人昨日处于手机关机状态,记者未能联系到该负责人。

万里出生在山东东平县一个贫民家庭。父亲在抗日战场上为国捐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和小他十几岁的两个妹妹拉扯大。东平距孔夫子故里曲阜仅一百多里,深受儒家文化熏染。母亲希望他读书成才,靠做针线活、拾麦子、为人浆洗缝补,供养儿子读书。万里自幼聪明好学,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曲阜师范。就是在曲阜这片土地上,他爱上了网球。

民族证券监事会主席失联

万里从小兴趣广泛,多才多艺。他喜欢拉二胡、唱京剧,还有足球、篮球和台球等多种球类,富有运动天赋。退休以后,万里对台球的喜爱依然不减。家里专门有两个台球案子,一个是美式的,一个是英式的。上世纪50年代在北京养蜂夹道也陪小平同志打过台球。但这些都没有超过他对网球的爱。

根据公告,自2015年6月9日至今,方正证券无法与杨克森取得联系,经与民族证券核实,其家属称杨克森因家中临时有紧急事情需要处理,由其家属于5月25日向民族证券请假,请假期间自2015年5月25日至2015年7月6日。截至目前,方正证券与民族证券通过各种方式均无法与杨克森本人取得联系。

读书时,学校里有一片用黄土和沙子修建的标准网球场,当时会打网球的人寥寥无几。课间休息时,大家排队等候打球,用的是借来的木质球拍和捡来打秃了的球,万里一见网球就迷上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万里学会并练就了一手高超的球技。时至今日,他仍然喜欢在北京先农坛少有的沙地网球馆打球。

公告称,综合各方信息,杨克森现无法正常履行监事职务,公司需要监事进行文件签署的相关工作已经受到影响。

后来万里因为参加革命,再也没能回到那片给了他传统思想和网球运动启蒙的地方,但他对学校的那片网球场地始终充满着感情。上世纪80年代初,有一次我们到山东曲阜出差,回来后老人家第一句话就问:学校的那个网球场还在吗?我们原原本本告诉他那里已经变成了操场,网球场已不复存在。老人家大失所望,连连摇头,似乎承载他多少少年时代美好的回忆一下中断了。然后他又兴致勃勃地说起他当年学打网球的情形,告诉我们这项运动给人带来的快乐,要我们学打网球,并感慨地说,真是今非昔比啊,那时哪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从他对那片网球场地的留恋和禁不住的回忆,可见老人家对网球的挚爱。

这已经是方正证券第二次公告高管失联。今年1月22日,处于两大股东内斗漩涡的方正证券公告董事长雷杰失联,至今雷杰仍无进一步消息,原公司总裁何其聪接任董事长职务。

万里自少年时代爱上网球,80余载一直钟情于此,从未放弃。惟战乱和文革被关押的岁月曾一度中断,但文革被放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打网球。那时,万里没有专车了,家被抄后也住得偏远,他就徒步走很远坐公共汽车约好球友到网球馆打球,自己还专门买了月票。老一辈人坚持乐观的人生态度,对于我们后辈是一笔莫大的精神财富。

与此前高管失联不同的是,雷杰被认为是大股东方正集团一方的人,而杨克森则是由二股东政泉控股提名的方正证券监事。

推动网球事业发展

曾任盘古氏投资董事长

中国网球运动的发展相对比较缓慢,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可以说是万里一手推动的,并为此付出了巨大心血。现在打网球的人多起来,这几年我国运动员在世界网球赛上还取得了成绩,排名也有了明显的跃升。试想30年前,打网球可以说是很难得的。

方正证券大股东方正集团和二股东政泉控股内斗的一个焦点就是对方正证券董事会和监事会席位的争夺。今年年初,在董事会改选中,方正集团以6:3的比例保住董事会控制权。

万里给我们讲过他修网球场的故事。北京修建第一片网球场地是在上世纪50年代,就是现在坐落在国家体育总局院内的北京网球馆。那时,万里任北京市副市长,同样酷爱网球运动的铁道部长吕正操、国家体委副主任蔡树藩,他们三人分别负责出钱、出地、出工料,共同修建了两片黄土沙地混合的室内网球场地。随后,北京先农坛网球馆也落成。文革期间因为修网球馆,还被视为封、资、修的黑货遭到批判。在修建北京国际俱乐部网球馆时,正是文革期间。万里刚刚解放,恢复工作,他提出要修建一个国际标准的网球场馆。军代表不同意,说网球还要什么馆?浪费资金。但万里说北京冬天冷夏天热,秋冬风沙大。如果不修室内的,外国人就不愿意打,使用率会很低。在他力排众议下,这个网球馆终于建起来了,成为北京一个对外交流平台,许多外国使节和使领馆工作人员都在这里打网球。老布什作为美国驻华联络办主任,是这里的常客,他经常回忆起在网球馆打球的情景。万里也利用这种场合随意和他们约打网球,并和他们成为朋友。凡是在中国会打网球的国际友人,没有不知道这个网球馆的,都跑去打球,对这个馆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当然,也没有人不知道万里喜欢这项运动的,并对他的球技赞不绝口。

监事会中,方正集团提名的陆琦和政泉控股提名的杨克森今年2月当选方正证券非职工代表监事,其中,陆琦为方正证券监事会主席。对于杨克森失联一事,记者昨日拨打政泉控股相关负责人手机,不过该负责人处于关机状态。

万里一直大力提倡网球运动。1978年,万里出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工作千头万绪。他经常顶着40多摄氏度的高温视察,致使多年的皮肤病犯了,皮肉和衣服粘连在一起,秘书看着都掉了泪。即便如此,万里也没有忽视网球和桥牌的力量,其中的一项工作仍旧是网球。他亲自创建了安徽省第一支专业网球队伍,修建了6片室外网球场,先后从其他省市调来几个优秀网球运动员。当时也有人向上写告状信,这是可以理解的。万里根本不管那一套,他处之泰然,因为他没有耽误过一次工作。他主张劳逸结合、加强锻炼,不但提高了工作效率,同时大大推动了安徽省网球运动的开展。

官方资料显示,1967年出生的杨克森曾任职郑州格林兰大酒店外联部经理;自1993年11月至2004年2月任河南省郑州市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销售部经理、物业部经理、人事部经理、董事会秘书长、人事总监、副总经理等职务;2004年2月至2011年12月任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事长;2011年6月至今历任民族证券董事、总裁助理、监事会主席。

万里初进中央工作,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国务院工作十分繁重。他都是利用晚上的时间,抽空打会儿球。他说这样可以一举两得,运动完了脑子很清楚,吃点饭,又可以工作到深夜,有时甚至通宵达旦。胡启立初到中央工作的时候,万里专门向他介绍了网球和桥牌这两项运动,还把自己最好的行头送给他,鼓励他再忙也要打球。直到现在,胡启立还说网球使他受益终身。李瑞环过去是打乒乓球的,调中央工作以后,万里也多次让他学打网球。最终他还是听从了万里的劝告。万里也经常告诉我们和家里的工作人员热爱网球和桥牌运动的好处。

从上述资料来看,杨克森自1993年就开始在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郭文贵的公司中担任职务,并至高管的职位。公开资料显示,郭文贵先后创办河南裕达置业、盘古氏投资,在券商合并之前为民族证券实际控制人。两人的经历中有很长时间的交集。

万里1993年退休后,一周安排四次网球、三次桥牌。除了阅读文件外,他还订阅了许多书报杂志,其中《体育报》和《网球》、《桥牌》是他最喜欢看的报刊。当看到有关网球和桥牌的重要信息时,万里都有意识留下来,抽空告诉我们或留给我们看,共同分享这些信息和快乐。

更有媒体报道,杨克森曾为民族证券购盘古大观关联人杨克森任职盘古氏投资与民族证券时间上亦有重叠。

小球带动大球。万里曾经与美国总统老布什、澳大利亚总理霍克、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及其他国际友人、爱国华侨等交过手。在访问澳大利亚时万里输给了霍克总理,他风趣地说:本来旗鼓相当,在中国我赢了他,不能都赢,要互相给面子。他开玩笑地说,在外交场合,没有妥协是不行的。老布什担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时,和万里经常在国际俱乐部相遇。他当选总统后,来中国访问时又专门约万里打网球。那年万里已经70多岁了。这场比赛打得很激烈,棋逢对手,双方实力相当,万里虽然旗开得胜,但比分一直很接近。赛场气氛既友好又紧张,我们全家都到现场观看了比赛。最终彼此各输赢一盘,既公平又合理,用大家的话说,这是一场纯粹的友谊赛,带有政治色彩,又毫不政治化。他们既是竞争的对手,又是网球的朋友。语言、输赢对他们并不重要,而友谊才是重要的。新年时节,老布什回国后,专门寄来他全家福的照片,上面有老布什亲笔写着的,那是一次私人的、值得永久回忆和纪念的比赛。

公开报道称,注册资本13.94亿的民族证券2011年10月欲以12亿元价格购买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27号盘古大观部分楼层作为公司新办公场所。由于公司董事杨克森时任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购买盘古大观部分楼层的行为构成关联交易。但预付了10亿元房款后,由于盘古氏投资未取得该房产权属证明,不得不向民族证券支付违约金。购房未成功,但10亿元购房款项直到两年后才归还民族证券。(新京报)

网球带来的快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