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份以来,A股巨幅震荡背景下,张育军曾主导救市工作,多次召集券商、基金等业内高管研究救市策略。一位参与过救市会议的券商高管透露,证监会诸多救市措施,基本都是在这些会议上商讨出来,因此存在一定的道德风险。在商定的救市方案中,多家券商需使用自营资金救市,上海某家大型券商由于救市不力,在一次会上被张育军当众点名批评。救市主力中信证券则深得张育军欢心。主导中信证券自营盘的灵魂人物程博明,为张育军同门师弟,两人私交甚好。9月15日,程博明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外界猜测,其在救市中存在不轨行为。仅一天之后,张育军被宣布被带走调查。

从初入监管部门到深入基层两个交易所锻炼,12年的业务打拼,张育军成为了证券行业的大佬级人物,且对证券行业的各个业务条线了如指掌。

被调查或缘于救市

毫无疑问,张育军是资本市场的一流专家。然而,资本市场专治各种不服,不管是多年赚钱的股神,还是长袖善舞的资本玩家,在变幻莫测的资本市场面前都很脆弱。没有实战经验的专家无视市场规律一样会被反复扇脸,此轮股灾及后来的救市就是一部活生生的市场教育课。股灾既教育了投资者要控制风险,也明示了市场规律绝不可违。

张育军

与其有过接触的多位机构人士表示,张育军尽管多被外界称作学者型官员,但并没有学者应有的谦雅,与此相反,张育军为人高调张扬。因为个性强硬,很多人对他曾有微词,在多地任职期间,间或有举报信出现,这或许为他的落马埋下伏笔。

此外,还有消息人士透露,张育军身边人士在救市过程中,涉嫌通过股指期货做空A股。该消息尚未得到交叉印证。

救市队长张育军

9月16日晚间,中纪委发布消息,张育军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尽管张育军被调查具体原因并未公开,但诸多机构人士表示,问题或出在救市一事上面。

在8月初的维护证券市场稳定工作座谈会上,张育军强调:防范融资融券业务风险,切实遏制非法证券活动,不得为场外配资和伞形信托提供资金和便利,不得开展资金池业务他一手推出来的金融创新,如今却由他在刹车。

据了解,张育军为证监会有史以来落马的最高级别的官员,也是十八大以来一行三会系统被查的最高级别领导干部。

首先是对于场外配资的态度,从先前的暧昧态度到后来的突然出击要求平仓,中间没有任何的缓冲余地,也没有看到对场外配资的详细调研和出现意外情况的预案准备。据券商估算,场外非法配资盘至少在上万亿元,加上7000亿元的伞形信托和2万亿元的融资融券,杠杆资金高达4万亿元。当时市场日总成交额不过1.5万亿元,而在配资盘集中的中小创市场日成交量不足5000亿元,上万亿元的配资集中平仓想不造成踩踏恐怕也难。

10月13日,国务院免去张育军的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职务。记者从接近案情的人士处获悉,就在宣布免职不久前,专案组从张育军家中,搜出大量现金。

一位券商高管指出,本次股灾中,张育军在监管层面存在一定的责任。在本轮牛市启动之初,张育军主抓的创新业务得到迅猛发展,包括券商两融以及场外配资,但从4月以来,张育军对于场外配资的态度开始出现明显转变,随后暴力去杠杆开始引发A股巨幅震动。

任职期间曾被举报

不过,一位资深市场人士却表示:对于证监会而言,一直以来都在严格规范两融业务,张育军对于违规场外配资也是很关注,此次涉嫌违纪,未必是在创新业务上出现问题,具体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

张育军现年52岁,拥有经济学和法学双料博士头衔,曾执掌过深交所和上交所两大证券交易所。但机构人事对其的评价却呈现两极化。在任职证监会主席助理期间,业界认为他在推动基金业务创新上着力不少,曾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创新改革派。与其有过接触的多位机构人士表示,张育军尽管多被外界称作学者型官员,但并没有学者应有的谦雅,与此相反,张育军为人高调张扬。因为个性强硬,很多人对他曾有微词,在多地任职期间,间或有举报信出现,这或许为他的落马埋下伏笔。

资料显示,程博明于1984年获得安徽财贸学院财政金融专业经济学学士学位后,早于张一年就读位于五道口的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研究生部,1987年获得货币银行学专业经济学硕士学位。

一位券商高管指出,本次股灾中,张育军在监管层面存在一定的责任。在本轮牛市启动之初,张育军主抓的创新业务得到迅猛发展,包括券商两融以及场外配资,但从4月以来,张育军对于场外配资的态度开始出现明显转变,随后暴力去杠杆开始引发A股巨幅震动。

就在张育军被查前一天的9月15日晚间,中信证券公告称,程博明、运营管理部负责人于新力、信息技术中心副经理汪锦岭等人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而在本轮股灾期间,中信证券恰是救市国家队主力。

图片 1

虽然暴跌始于配资强平,但监管层却始终未见收手。就在8月下旬,张育军再次在乌鲁木齐召开会议,称要反思这次证券市场波动的问题,并仍要求及时清理配资。后来甚至连伞形信托产品也被要求限期平仓。

另据了解,高盛指出,中国为遏制股市下跌而投入的救市资金达1.5万亿元。根据Kinger
Lau等高盛策略师撰写的一份报告,所谓的国家队仅8月份一个月就投入了6000亿元救市,而迄今投入的资金总量相当于中国流通股市值的9.2%。

张育军之前分管券商、基金等大机构,一直大力提倡券商发展创新业务,推动期货业、基金业务创新,他连续参加了2013年、2014年的证券经营机构创新发展研讨大会,被外界冠以创新型官员称号。

2000年开始,张育军重返深交所,任党委副书记、总经理一职,一干就是8年,在任期间推出中小板并筹建起创业板。一轮大牛市后,2008年2月至2012年,张育军从深圳转战上海,任上交所党委副书记、总经理。2012年9月,张育军第三次回到证监会,任党委委员,被组织部任命为主席助理至今。

有意思的是,作为业界的重量级人物,张育军的朋友圈也不平静,正是五道口的那段难忘的学习时光,让他与多个业内大腕成为校友,其中包括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

公开资料显示,1988至1993年,张育军就职于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管理司,随后在证监会工作不久即进入深交所任副总经理,两年后再次回到证监会任副秘书长、外事部主任,主持政策研究室工作。

如此多的资金不仅没有救起A股市场,反而屡屡出现千股跌停的现象。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救市中间出了问题。张育军是否与中信证券窝案有关无人知道,但从市场暴涨暴跌中显然可以看出监管层存在的核心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