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坊间一直有传闻,所有阻碍大学教材重复使用的“拦路虎”里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利益。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学校、老师、教材科、出版社结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很多大学会选择本校出版社的教材,不少老师会选择自己的书作为课本,每一本教材的出售都意味着相关方能获得更大的利益。所以我国的教材总要出新版,总要做调整,标价还特别高”,他说。而与此相对应的,想要推动课本重复使用的人士多从环保考虑,却无关利益。

5月3至5日,多张拍摄普格县海口牧场杜鹃花海的照片火了,“凉山最美杜鹃花海”刷爆了凉山人的朋友圈。照片中,有大片大片连绵的杜鹃花,有青青的草地,有清澈的高山海子,有悠闲吃草的牛羊……犹如世外桃源的美丽景色,让不少看到照片的游客决定:走,这个周末,就去海口牧场。

专家支招教材利用效率最大化

5月7日早上,不少凉山网友在朋友圈,转发了海口牧场的另外一番景象:游客散去后,大量垃圾遗留在地,喝过的啤酒瓶东倒西歪。令人痛心的是,有游客随意折断花枝后,拿在手中拍照留影。

洪文认为,这些国外的经验可以为我们提供参考,同时结合国内具体情况,高校可以在教材征订流程上加以改进。例如,学校可以选择需求量大的公共课程教材作为试点对象,实行更加灵活多样的征订方式。除了直接订购新教材外,学生还可以选择购买旧教材,而不再按人头统一征订。对于已经使用过的教材,学校也可以进行统一回收,并且返还学生部分差价,或者通过学生组织进行自由交易,有条件的学校还可以尝试推行教材无偿转让的模式,从而实现教材利用效率的最大化。

在这个周末之前,海口牧场的杜鹃花,只是少数人知晓的一处“秘境”,并不为外界熟知,虽同属螺髻山脉,但还没有被开发成景区。

在澳大利亚,教材是公有财产。学生从小就被要求要爱护教材,不能在书上涂鸦,待学期结束后,学生再将教材完好归还;如不慎将教材损坏,必须要赔偿。到新一届学生入学,他们拿着教师列出的书目以及自己的借书卡,到学校的图书馆借阅,期末归还,接着由下一届同学接着借阅。

5月6日,海口牧场挤满了闻讯而来的游客。据不完全统计,当天,有800多辆自驾车、2000余名游客进入。据当地交警介绍,进入牧场的道路,车辆排成数公里长龙,交通一度瘫痪。

在英国,教材循环利用实行自觉自愿的原则,但为了节约纸张,降低教学成本,教材再利用也已经成为传统。与此同时,英国还有一些公司专门从事旧课本的买卖,为教材的循环使用提供了方便。早在15年前,英国BBC广播公司就曾推出一项名为“教材回归”的比赛,几百所学校参与活动,为如何能有效回收教材的问题献计献策。

还有网友发布了一张在会理县龙肘山杜鹃花海拍摄的照片,用人将花整株折断后,点火燃烧,用来做烤肉的木材。

那么,这个人人觉得特别好的事情却久未推进,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旅游部门提醒说,希望游客能爱护环境、带走垃圾,不要对杜鹃下手,保护好海口牧场这一片净土。同时,凉山高山杜鹃一般生长在海拔2800米以上,低于这个海拔或气温高了难以成活,盗挖下山也没有用。

在他看来,所有问题里,国内教材的编写经常处于修改状态,因此教材版本会经常变化,客观上不利于教材的重复使用。而且,实施教材重复利用势必增加教材管理的工作量,耗费学校大量的人力物力,从而增加额外的开支。因此,短期内在高校推广教材重复使用工作存在一定难度。

花枝被人折断后,用来做烤肉的木材。

清华大学学生朝阳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二手书买卖前几年在校园里曾经火过一阵子,当时校园里有个咖啡馆同时提供一个二手书买卖的服务,但后来也无疾而终了。

有部份不文明游客折花。

国外学生怎么用教材

杜鹃花被挖起,放在皮卡车上运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我国教材重复利用的现状是,人人都说好,国外搞得好,唯独中国学不了。

在凉山,杜鹃花彝语称为索玛花,是凉山的迎宾之花。“索玛花在哭泣。”看到这些破坏杜鹃花的行为,不少凉山网友和游客都非常痛心,纷纷在朋友圈内转发并谴责。

元培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洪文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他了解的情况看,国内大学教材目前都实行一次性的使用模式。由于大学课程较多,大学生每年在购买教材上面都需要花费不少资金,而教材在上完课后往往只能以废纸回收形式低价售出,或者直接丢弃。

根据网友提供的照片,在一处杜鹃花观赏地,甚至有人将杜鹃花连根挖起,放在皮卡车上运走。照片显示,车牌号“川WCW563”、“川WCW580”两辆皮卡车的货厢内都装有盗挖的杜鹃花。车牌号为“川WDW901”的一辆皮卡车,竟装了满满一车杜鹃花下山。

在欧美发达国家,大学教材的重复利用已经推广普及,并被许多人接受。

图片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