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阳市审计局共同清丰县政府做出了两项处罚,京津冀区域内散乱污企业数量达到5.6万家。公开资料显示,1970年出生的鲁彦峰为河南省濮阳县人,此前曾先后担任共青团南乐县委书记,濮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共青团濮阳市委副书记,濮阳市人民政府驻上海联络处主任,清丰县委副书记,县长,清风县委书记等职务。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作为专家组成员,目前也正在为今年冬季污染治理谋划精准路线图,为确保《大气十条》污染治理目标实现,预计今冬“错峰生产”等措施将继续加码,“通过去年(冬病夏治)的实践,感觉到冬季气象条件和供暖刚需,使整个冬天可以调控的余地特别小。所以要为供暖让路,除了散乱污加大力度外,就是加大错峰生产,在(去年)原有基础上,行业范围和地域范围都要扩大。再一个就是在交通结构上,我们要把运煤大卡车调整到铁路运输上去。”

据悉,濮阳市审计局对清丰县政府作出的第二项处罚是关于挤占挪用专项资金392.77万元问题的处理,处罚决定内容是责令及时改正,追回被挪用的财政资金,归还资金原渠道。对清丰县公路局、城关镇、马庄桥镇各处以3万元罚款,对县环保局、县畜牧局、马村乡各处以2万元罚款,对县水利局、县民政局各处以1万元罚款。

根据目前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8个城市初步上报的清单,散乱污企业总数可能超过5.6万家。在强化督查中,截至到26日,各督查组共发现“散乱污””企业问题3510个,其中新发现清单外“散乱污”企业655家,还包括多个未上报的“散乱污”企业集群。

5月26日下午,河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许可对省十二届人大代表鲁彦峰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决定。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解释,与大企业高架排放源相比,散乱污小企业“遍地开花”“四处冒烟”,对本地的污染更加直接,“从排放高度说,散乱污企业排放低,是影响局部的比较多,但是因为无一例外的(京津冀所有城市)都有这个问题,在京津冀区域内是大量存在的。用模型来做源解析,可能散乱污企业和一些中小排放源污染占比已到大比例。”

记者留意到,濮阳市审计局官网2016年3月份发布了一则《濮阳市审计局关于鲁彦峰同志任清丰县人民政府县长期间经济责任的审计行政处罚公示内容表》,表格内容显示,濮阳市审计局共同清丰县政府做出了两项处罚,其中之一是关于违规调整账务隐瞒财政赤字问题的处理,处罚决定内容是清丰县政府应严格控制支出规模,逐步消化隐形赤字,并决定对清丰县财政局处以5万元罚款。

田为勇表示,通过此次强化督查,要清查污染“死角”,摸清底数,“散乱污现在仍是各地清查、责令停产、整顿阶段,如果那时候这个企业仍然无法完成改造达标排放,就必须按照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强化方案,严格取缔。”

田为勇表示,为促使地方政府整治违法排污企业,环保部还将根据各地上报及现场检查情况,对各地散乱污企业集群情况列明清单,并对已有问题清单逐个“销号”,并加大巡查、监督力度,“强化督查既要督企也要督政,最后解决散乱污企业要靠地方政府去解决,比如问题清单给了你为什么不办,这需要说道说道。我相信通过一年的大督查,能够解决一大批散乱污企业问题。”

梳理环保部每天公布的问题清单,“散乱污”成为其中的高频词,而根据各地初步列明情况,京津冀区域内散乱污企业数量达到5.6万家。哪些企业处于环保部高压处置的“散乱污”企业?为何这些企业此前没有被发现?今后该如何整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