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县治”才能“天下安”。县委书记、县长处于管党治党、执政兴国的重要岗位,也是被“围猎”的重点对象。2015年以来,广西壮族自治区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审查了一批县级正职或主要问题发生在县级正职岗位上的领导干部。本期特对防城港市防城区委原书记莫小林、上林县委原书记韦志鹏、那坡县原县长汤梓军的严重违纪案件进行剖析。

图片 1

而最后四位受害人被发现的地方是女儿房间,莫小林于8月23日主持召开防城区委常委会。“参加工作27年,22年都在不间断地与各类老板打交道。我一边工作,一边帮老板办事,获得了不少好处。”落马之后,莫小林才幡然悔悟,老板的逢迎原来是“围猎”。

太痛心!6月22日清晨5点,杭州城东高档小区蓝色钱江18楼一住户家中大火,女主人和三个孩子不幸殒命。

1989年,时任防城港务局办公室秘书的莫小林,就利用经常跟随领导接触老板的优势,开始自己做生意挣钱,慢慢学会利用自身的“资源优势”帮老板跑腿办事,从中拿到了不少好处费。2011年6月,莫小林担任防城港市防城区委书记后,任性的权力进一步化身资本的奴隶。

因为太过惨烈,事情不断发酵,大家有很多疑问,6月23日,记者兵分数路,对事件展开追踪采访。

对于广西海湾房地产有限公司负责人叶以生的一次次请托,他“有求必应”:2011年8月,叶以生请求对已超出约定期限的恒富商业广场项目放行,莫小林于8月23日主持召开防城区委常委会,同意该项目由海湾公司按原协议继续建设;
2012年年初,叶以生请求莫小林支持其开发建设沙埠村、城头村土地平整和城中村改造项目,莫小林便在4月18日审定有关请示文件时签阅同意;2015年上半年,叶以生请求协调解决恒富商业广场项目面临的消防通检、周边交通调整疏导等问题,莫小林于7月17日率队前往调研,召开现场会督促相关部门和领导解决问题,促成该项目年底如期试运营。

她和孩子们最后倒在哪里?离起火点最远的女儿房间

莫小林“投之以桃”,叶以生“报之以李”。2012年至2014年,叶先后送给莫小林财物共计237.3392万元。

起火了,常人的做法是叫醒孩子直接跑。而这场蹊跷的大火疑点重重,网络上各种传言纷扰。

与工程老板丁某的交往亦是如此。2013年上半年,丁某为投资防城港市第三中学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找到莫小林。随后的某一天,莫小林特意和丁某一起,约防城港市教育局、防城港市第三中学的有关领导吃饭。在莫小林的协调下,当年底市房改部门即批复了该项目。

目前报记者了解到,可以肯定的信息有两个,起火点位于客厅区域,而最后四位受害人被发现的地方是女儿房间。母亲和三个孩子倒在一起。他们的上方是这个房间唯一一扇窗户,宽30厘米,为直推窗,能推出去的距离不过一个手机的宽度,也就是六七厘米。浓烟飘散极为困难,几乎不可能通过窗户呼救。

作为回报,2013年下半年,丁某陪同莫小林去看晟大海湾城的楼盘。眼见莫小林看中了2套楼中楼,丁某趁热打铁怂恿说:“如果觉得这两套房子合适,我就付款买下来送给你。”莫小林说,买下来做咖啡厅也不错,丁某心领神会,马上交付了100万元定金。2014年上半年某一天,莫小林跟丁某说不想要那2套楼中楼了,丁某遂主动表示会将之改做办公室,另外送给莫小林300万元现金。2015年初,当莫小林告诉丁某自己任职届满将调离,丁某马上取出300万分三次送给了他。

“蓝色钱江”火灾现场示意图

在莫小林看来,凭自己的能力和本事帮老板跑腿办事,收取好处费无可厚非。他“堂而皇之”地将财物收入囊中,并陶醉在自欺欺人的成就感和优越感中。而最终等待他的,只能是党纪国法的严惩。

整套房子一共有两个出入门,一个是保姆房的房门,一个是主入户门,南面的是主卧,北面的两个房间,次卧放着高低铺是儿子们的房间,女儿房间有张公主床。但是,如果要从主卧以及从小孩的房间跑出去,无论怎样都会通过客厅与厨房相互连接的位置。

2016年3月,莫小林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6月,被开除党籍和公职,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现在的猜测是:当时客厅区域火势太大,妈妈带着三个孩子已经躲到了女儿房间,但是浓烟太大,窗户太小,最后被熏倒在那里。

警示剖析

据说,消防员找到受害人的时候,房内并没有过火,但是全部都是黑烟,受害人也是脸面部全黑,系呼吸大量黑烟所致。

无病不怕瘦,当官莫嫌贫。莫小林的案例再次告诫我们,当干部就不要想发财,想发财就不要当干部。既想当官又要发财,必然公私混淆、违反纪律,到头来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特别是与老板们的交往,必须坚守“亲”“清”正道,不然就会面对“围猎”而不自知,最终变成温水中的青蛙,毁了自己,悔之晚矣。

主入户门六七百度高温怎么办?从保姆房展开内攻

悲剧发生后,家属质疑救援过程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

依据《公安消防部队作战训练安全要责》,需要战斗员互通火场信息,及时反馈,分工负责,协同作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