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气象一新”难掩腐化堕落

­  图为领英近日发布的全球AI领域技术人才分布地图。

  ——南通市气象局原局长宗周全严重违纪问题剖析

­  王兴军是一位数据挖掘高级工程师,按照时下大众的说法,他是最受青睐的人工智能人才,是传说中的“人工智能小圈子”里的一分子。在关闭招聘网站自己简历的情况下,王兴军每个月仍会收到4到5个猎头的电话,游说他去其它公司,但都被他谢绝。

  气派的气象信息处理中心大楼顺利竣工;建成全国第二家、地市级首家气象博物馆;单位经费收入取得历史性突破……

­  在互联网圈子里,有一句话流传甚广:得人工智能者得天下。似乎还应加上一句:得人才者得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人才到底有多稀缺?打开某知名招聘网站,搜索“人工智能”后会出现很多招聘岗位,具有诱惑力的薪酬会让人眼前一亮。以人工智能算法工程师为例,该职位少则月薪1万、2万,多则年薪百万。不像其它行业占据职业高薪榜的是高级管理人才,在人工智能领域中,技术类工程师拿的是最高薪。然而,“坑”多“萝卜”少,人才哪里找?

  这些光鲜政绩,让江苏省南通市气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宗周全好不风光。然而,表面上的“气象一新”,却掩盖不了他私底下的心无戒惧、腐化堕落。

­  环球同此凉热

  经查,宗周全在工程建设、工程款拨付以及人事安排、晋升晋级等方面,为相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严重违反了党的纪律。

­  这种供需不平衡的现象不仅在中国有,在美国硅谷亦是如此。李开复去年曾公开透露,“在硅谷,做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博士生,现在一毕业就能拿到年薪200万到300万美元的录用通知,三大公司(谷歌、脸书和微软)都在用不合理的价钱挖人。”

  一俊难遮百丑,功过不能相抵,触碰党纪高压线,必然付出沉重的代价。宗周全最终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15年6月,司法机关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九年。

­  据领英近日发布的《全球AI领域人才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基于领英平台的全球AI(人工智能)领域技术人才数量超过190万,其中美国相关人才总数超过85万,高居榜首,而中国的相关人才总数也超过5万人,位居全球第七。

信奉“有钱好办事”,逐渐萌生贪念

­  然而,这些人才仍不能满足互联网行业的需求。曾在互联网培训行业有过十余年工作经验的陈荣根也观察到,目前互联网行业中最稀缺的就是人工智能人才。他说:“甚至很多行业巨头会用月薪几十万招聘人工智能顶级人才。”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国内的供求比例仅为1:10,供需严重失衡。工信部教育考试中心副主任周明也曾在2016年向媒体透露,中国人工智能人才缺口超过500万人。

  20世纪70年代末,大学毕业后的宗周全被分配到西藏工作,他毫无怨言,坚守在条件艰苦的西藏地区气象部门工作长达20多年,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他把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雪域高原,在组织的培养下,也凭借自己的努力,从一名预报员逐渐成长为一名处级领导干部。

­  为何人工智能人才如此稀缺?陈荣根分析,目前,国内外企业均把人工智能看成下一个变革的主要力量。AI技术人才,则是主导这一变革的中流砥柱。人工智能的竞争说到底是对人才的竞争,因此出现了各大互联网企业高薪挖人的现象。

  1998年,宗周全调回原籍江苏气象部门,也许是因为离开了西藏,他渐渐失去了宝贵的高原精神,开始厌倦“苦行僧”式的平淡生活。而仍在“清水衙门”工作,让他心生失落,“有钱才能好办事”的想法在他脑海中与日俱增。

­  还有业内人士表示,今天人工智能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2010年“深度学习”技术取得的历史性突破,但由于大部分学术界人才还在学校或者科研院所中,所以真正能够投入业界的人才非常少。这也是造成目前人工智能人才如此稀缺的原因之一。

  2000年,宗周全接过南通市气象局一把手的“接力棒”,在他的带领下,单位事业蒸蒸日上,面对鲜花和掌声,志得意满的他开始飘飘然了,心中的贪欲再也按捺不住。

­  “远水”来解“近渴”

  “回到江苏后又到相对清贫的气象部门,随时想甩掉贫穷的困扰成了生活和工作的主要追求,觉得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一切向钱看,当钱来的时候又把控不住自己,总想着往自己口袋里多装点。”落马后,宗周全坦言。

­  美国在人工智能方面布局很早,所以人才数量也较多,目前,人工智能人才有一半在美国。其中,华裔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科研力量,人工智能领域华人力量的集体崛起已经成为一个现象。《全球AI领域人才报告》显示,美国已成中国AI人才最大回流来源,中国拥有海外工作经历的AI技术人才有43.9%来自美国。华人人才的持续回流,将加快缩短中国与美国等国家的技术差距。

  此时,在外人看来他和之前没什么两样,也常常把廉洁挂在嘴边,可事实上,悄然膨胀的私欲,已经让他的内心产生了巨大变化,理想信念逐渐被心灵深处的贪欲所取代。

­  人才需求的激增促使科技公司把目光瞄准国内外各大高校的人工智能科研人才,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挖人”方面不惜重金。据业内人士透露,人工智能的顶级人才回国后主要聚集在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三家。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行业巨头有海量的数据能够为人工智能研究提供支撑,在业务层面上吸引了海归人才;另一方面,企业也愿意拿出高薪聘请他们做科研项目。有些中小企业尽管愿意出高薪,但却苦于没有海量数据,所以也很难请到这些顶级人才。究其原因,是因为数据是人工智能研究的基础,如果没有海量的数据,高水平的研究人员也难有作为。而海量数据恰恰是互联网行业巨头们的优势。

  思想上的滑坡,必然带来行为上的失范。宗周全开始和一些老板交往起来,你求我允,为一些老板承接气象建设工程提供方便,从起初的犹犹豫豫,欲收还退,到后来的半推半就、心安理得,迈出了不该迈出的步子。

­  顶级人才有了,基层人才又是如何培养起来的呢?王兴军说:“如果单靠高校培养,时间上会有延迟,所以目前业内的基本情况是:顶层人工智能人才来自美国硅谷和国内外高校,一线员工有很大一部分是内部转岗,还有部分是通过校园招聘来的。”

  此时的宗周全与老板可谓“水乳交融”,朱某就是其中一位。2003年,宗周全以借款购房为名向朱某索要了8万元,在翌年的第二次购房中,他又故伎重施向这位老板“借了”30多万元。这时候的他早已经把入党时的铮铮誓言、组织的殷殷嘱托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  本土力量崛起

借“办工程”之机,来者不拒频敛财

­  目前,中国的人工智能人才在总量上与美国有差距,但发展前景看好。《全球AI领域人才报告》显示,中国资深人工智能人才数量与美国差距显著,10年从业者仅占38.7%,而美国的10年以上AI从业人员比例达到全球最高的71.5%。但中国人工智能人才也有其优势,即高学历者众多,其中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人才占比达到62.1%,领先于美国的56.5%。这意味着中国人工智能人才虽然比较年轻缺少经验,但学历高、接受能力强,后续潜力不容小觑。

  不可否认,宗周全也曾满腔热忱、想成就一番事业。为解决气象信息处理现代化的问题,他决定上马信息处理中心大楼工程。只可惜,面对这样一块诱人“大蛋糕”,他自己先乱了分寸。

得人才者得人工智能,  ——南通市气象局原局长宗周全严重违纪问题剖析。­  近年来,校企联合逐渐紧密,培养了一批相关人才,人工智能人才团队也逐渐壮大。很多中国年轻的本土人工智能人才毕业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20所高校,所以,这些高校在业内也被称为“AI人才的摇篮”。

  2012年,南通气象局信息处理中心顺利竣工,但最终的审计报告显示:工程经三次调整后,大楼由原地上6层变更为地下1层、地上9层,增补工程及空调变更增加造价约1000万元。其中,内装工程实际结算价2405.84万元,是中标价的2.41倍;弱电智能化系统工程实际结算价898万元,是中标价的1.71倍,未依法履行公开招投标程序而直接采购的材料价款700多万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