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新华社北京9月21日电题:标普下调我国主权评级 专家:中国不必削足适履

中新网9月19日电
据民航局网站消息,日前,交通运输部审议通过第五次修订的《大型飞机公共航空运输承运人运行合格审定规则》。机组疲劳是造成不安全事件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机组疲劳风险管理方面,第五次修订版《规则》进行全面细化,降低飞行机组和客舱乘务员的年总飞行时间上限。

新华社记者刘红霞、申铖

资料图:民航班机 楚洪雨摄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21日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A-下调为A+,展望由负面调整至稳定。

第五次修订版《规则》对机组疲劳风险管理、机组资质管理和训练管理等内容进行了较大篇幅的改写。机组疲劳是造成不安全事件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在机组疲劳风险管理方面对《规则》的相关章节进行了全面细化,突出了飞行疲劳与人的生理节律和机组值勤时间直接相关等概念,降低了飞行机组和客舱乘务员的年总飞行时间上限。人员资质管理一直是安全管理的重点,因此针对飞行机组,《规则》除了根据国际民航公约附件要求延长了参与运行的飞行员年龄上限,还调整了进入机长训练的相关要求及飞行教员管理的有关政策等;针对客舱乘务员,《规则》调整了客舱乘务员训练大纲和合格要求,增加了乘务员初始训练和复训的时间,增加了乘务员近期经历的要求。

不少学者认为,标普评级所采用的理论已然跟不上世界经济、尤其是中国经济的发展步伐,难以及时、客观、全面呈现中国经济发展现状,更无法指明中国经济发展趋向。中国可以把标普的部分判断作为善意的提醒,但完全不必削足适履。

降低了飞行机组和客舱乘务员的年总飞行时间上限,主要依据是长时间强劲信贷增长提高了中国经济的金融风险。为更好地符合国际民航公约相关要求,第五次修订版《规则》对燃油管理政策进行了相应修改,对飞行中燃油检查与燃油监控提出了具体要求,明确了宣布最低油量和紧急油量的时机,同时修改了关于定期载客运行的燃油要求,统一了国内和国际运行的燃油要求,并为航空承运人实施燃油政策优化提供了规章支持。

标普此次给我国降级,主要依据是长时间强劲信贷增长提高了中国经济的金融风险。按这家机构的说法,尽管中国政府近期加大控制企业杠杆水平的力度,有望稳定中期金融风险趋势,但我们预计未来两到三年的信贷增长速度仍不低,会继续推动金融风险逐步上升。

在航空器持续适航与安全改进方面,《规则》进一步明确了航空公司有关航空器持续适航和安全管理的要求,形成闭环管理,以进一步提高进入设计使用寿命中后期飞机的运行安全,加强对老龄飞机的安全监管。

从标普给出的理由看,他们主要考虑的是信贷与流动性风险。北京师范大学国民核算研究院副教授李昕分析,关注信贷与流动性本身没问题,但仅仅因为短期指标变化就判断我国金融系统风险上升、从而调低评级,这值得商榷。

大力推动航行新技术应用是民航局近年来的重点工作之一。为进一步规范合格证持有人的新技术运行管理,第五次修订版《规则》增加特殊运行章节,对基于性能的导航(PBN)、广播式自动相关监视(ADS-B)、增强视景系统(EVS)等特殊运行提出了具体要求。同时,根据机上便携式电子设备(PED)的发展趋势和国际上的研究成果,此次修订放宽了对于机上便携式电子设备的管理规定,允许航空公司对便携式电子设备的影响进行评估,并制定相应的管理和使用政策。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院院长乔宝云认为,与另一家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类似,标普下调我国主权信用评级并不令人意外,因为这家机构所采用的理论已经和中国快速发展的现实脱节,它也没有合理评估中国经济增长的韧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