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京官网,  广州日报讯
智慧校园长啥样?广州市一所中学智慧校园昨日露出真颜。从进门的人脸识别到双师课堂、VR课程、网上订餐等,无一不显示出信息科技在教育教学中广泛应用。

  3月13日下午,23岁的广州姑娘罗玲躺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的病床上等待着专家来查房。她的左眼自然闭合,右眼则处于上下眼睑发黑,向里塌陷的紧紧闭合状态。

  双师课堂实现优质师资共享

  就在一天前的下午,她接受微信朋友圈好友提供的上门打玻尿酸服务,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
眼睛差点睁不开。

  “作为一个15岁的少年,我们最重要的角色就是学习者。所以学习时间占到了99%以上,学不可以已,这就是我们对5岁的感悟。如果可以回过头,我们会对5岁时的自己说,好好学习不要玩耍,少年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在97中学高一班的课堂上,学生们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上一名来自广州中学的女生对15岁的自己的阐述。随后,一名男生说:“相比广州中学的同学,我们学习的时间还真达不到99%以上,要向你们学习。”他的话引发了现场的一片笑声。随后,他话锋一转,说:“但我认为还是要注重劳逸结合。”

  如今,随着生活水平提高,人们越来越习惯于为美丽掏钱,各种微整形广告几乎无孔不入。为何繁荣?因其暴利。而暴利之下,必有草莽的勇夫,没有任何资质就闯入微整形领域,将微整形变为“危”整形。罗玲这样的消费者成了埋单者,也因此受到伤害。

  这是一节“1+1双导师同步课堂”,97中学和广州中学的同学们隔着屏幕,实时共上一节课,彼此交流和碰撞。在这一节课上,全班同学分成6个组,分别对应15、25、35、45、55、65六个年龄段,不同年龄段小组的同学通过讨论确定这个人生阶段的主要角色,完成对上一个年龄段人群的叮嘱和对下一个年龄段展望。两所学校的同学们通过互动屏幕,就像在同一间大课室里上课一样。

  连日来,南都记者通过暗访调查,摸出一条灰色乃至黑色的微整形产业链:

  97中学校长林黎华表示,双师课堂让不同学校的学生,在同一节课进行思维碰撞交流。对老师来说,双师课也更有利于校际之间的教学研讨,互相取长补短,探究新的教学方式,这是学校未来教学的一个趋势。97中教导处副主任吴智杰告诉记者,双师课堂技术的应用,实现了优质师资的共享。

  在上游,是各种微整形速成班,无门槛地教社会人员微整技巧;

  “刷脸”考勤自动统计人数

  在中游,一批无资质的微商药贩通过各种渠道兜售来历不明的医疗器械与药物;

  除了双师课堂技术,97中学门口有一台人像闸机系统,学生或老师走到镜头前,闸机就会自动开启。据工作人员介绍,该系统为校内全部人员建立了人像库,一人一档、一证一档。通过闸机时,系统自动抓拍人像,并与后台档案发生比对,比对成功方可过闸。同时,系统的后台平台,还可以自动统计通过闸机的人流数,分辨学生、老师和访客的数量。

  在下游,卫生条件堪忧的个人工作室、没有任何从业资格的“网络游医”,为消费者提供像打美容针这样的微整服务。

  据介绍,这套系统同样应用于走班教学的考勤。每一个班门口,都有一个电子班牌,学生们走进教室时,电子班牌就可以自动识别人像并进行考勤。

  案例

  在高一班的地理课上,老师利用VR技术,为同学们讲解城市内部空间结构。学生们戴上VR头盔,可以身临其境地游走于海珠区各个角落,辨别哪些是住宅区、哪些是商业区、哪些是工业区。林黎华表示,VR技术进入课堂,让同学们能更深刻地理解和消化所学知识。

  朋友圈的诱惑 让求美的她失去判断能力

  罗玲原本是一位容貌气质不差的姑娘,五官的组合、比例没什么毛病,只是她觉得美中不足的是鼻子不够挺拔、略显塌陷。给她注射玻尿酸的是她的闺蜜。正是因为这样,义气的她即便差点毁容,也不愿把闺蜜摆上台进行维权。

  她的玻尿酸注射之路,源于自己闺蜜在朋友圈晒的效果照片。“原本一个蒜薹鼻姑娘,打了两针后鼻子变得特别挺拔。”仿佛是朋友圈在和她作对,今天是微整形鼻子的变得靓丽了,明天是宽下巴的姑娘打了后,下巴变尖了,要不就是咀嚼肌变得好看了,一个个都说不用手术开刀,不出血,安全无比。

  爱美本身就是天性,罗玲很快就对这些被朋友吹嘘得无比安全的微整形方式丧失了免疫,她决定使用玻尿酸这种大分子物质垫高自己的鼻子,让五官更突出一点。她向闺蜜询问价格,选择了一种号称进口的玻尿酸进行注射,“原来价格是2000多元,闺蜜给了8折的活动期价格外,还特意打了个折扣,1400元/毫升。”

  让罗玲觉得无比方便的是,好友还答应上门提供注射服务。

  1毫升聚水物质注入 她感觉到上眼睑立即塌陷

  3月12日下午,闺蜜如约来到罗玲的家里,从随身袋子里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透明针剂。基本没做什么过多消毒处理,也不去考虑类似操作需不需要无菌,罗玲就迫不及待希望这1毫升的聚水物质,能把自己的鼻梁给填充起来。闺蜜的动作看起来倒也麻利,起开针剂上端的盖子,从鼻背部将针剂扎入,缓缓将针管里面的内容物推送到罗玲鼻部的皮下组织。

  罗玲说她感受到入针时鼻子是隐隐发胀,但细微的不适没有引发她的担忧。“有东西进入鼻梁将鼻子填充、垫高,本来就应该是会发胀的啊。”当时,她就是这样考虑的,闺蜜也是这么和她说的。1毫升,也就是20滴水滴的大小,这些透明液体很快推送完毕,罗玲及其闺蜜正准备等待变脸奇迹的发生。一般情况,类似微整形操作完成后,是能马上看到变化的。

  过了十几二十分钟,她感觉鼻背、鼻梁部分的似乎有软软的东西存在,鼻子也挺拔了一些。但罗玲总觉得哪里不对,眼皮变得异常沉重,而且慢慢无法控制自己右眼的眼睑了。

  “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出事了,应该马上去医院。”罗玲第一时间到了眼科医院就诊,医生检查后开了些活血化瘀、营养眼部的药物。使用药物后,情况没有改善,罗玲连夜在朋友陪同下来到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外科。

  致残毁容悲剧 违规注射玻尿酸有人脑梗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孙中生、罗盛康都是抢救了众多玻尿酸毁容、致残乃至脑梗的专家。他们给罗玲作了诊断———针剂经鼻背注射后,进入到鼻背动脉,然后其中的注射液体,经鼻背动脉进入循环,经过头部密如蛛网的微小血管,最后在其右侧眼睑肌动脉处形成阻塞。血液无法运送到右眼睑,于是该处眼睑会慢慢坏死,乌黑,“玻尿酸注射,连有执照的医生都要慎之又慎,真不知道现在年轻人怎么就敢于随随便便在自己的朋友、亲人脸上尝试呀。”

  “愚昧,你应该是家人积了大德,我能肯定地告诉你,眼睛不会瞎,眼睑也能再打开。”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医师孙中生对年轻的罗玲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气愤,沟通过程中语气近乎严厉。他有理由生气,2012年微整形兴起以来,每年因不知道注射的是不是玻尿酸体的皮肤坏死的人数逐年增多,而且注射体的来源全部是朋友圈。

  “去年一年,我们收治注射玻尿酸后局部皮肤、组织坏死的超过60例。其中,9人因此彻底单眼失明,3名脑梗。还好,都救活了,但3个20多岁的小年轻,却要瘫痪终身。”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常务理事微整形分会副会长、省二医整形美容科主任罗盛康告诉南都记者,2012年以后的六年时间,该院共收治700多位打玻尿酸、肉毒素失败的女孩,17人彻底失明,7人脑梗后偏瘫、全瘫。

  在位于天河区的暨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收治违规注射玻尿酸、脂肪填充后致残、毁容乃至致命的病例在攀升。“去年又有两个脑梗时间太长,没抢救过来。”该院整形外科李升红如是说。

  调查

  “杀熟”的地下玻尿酸营销圈

  如果说早期的奥美定注射丰胸材料,仅仅是攻击一小部分期望注射丰胸的人群的话,玻尿酸在地下微整形领域的大肆使用,则是对日益庞大的微整形群体的巨大潜在伤害。

  没有任何资质却自称“医生”

  罗盛康、孙中生两位专家说,玻尿酸损害肇始于2012年,随后逐年增多。在那个时间节点,爱美群体流行着尖下巴、高鼻梁的网红脸,再加上能帮助嘟嘴的发达咀嚼肌,在她们眼里堪称完美。

  那段时间,整形美容界发现原本用作抗皱、保水的玻尿酸有着强大的填充效果,打一针就能微整形的技术迅速普及、推广。医疗领域的医生们为了确保安全性,会经过长曲线的学习摸索掌握技术,但那些地下微整形机构、个人,只看见一夜暴富的契机。他们往往没有任何资质,甚至没有医疗美容的经验,却自称“医生”。他们在社交网络招揽客户,甚至是朋友圈的熟人、好友。他们或开有工作室,或四处出诊为人打针,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逃之夭夭。

  “玻尿酸受伤、致残的伤者,基本上是从朋友圈、网络上掌握到她们自认为性价比最高的注射方式。”孙中生告诉南都记者,“杀熟”似的地下玻尿酸营销圈让伤患难于维权。

  “这么多年来,我见过哥哥给妹妹打针,把眼睛打瞎的,见过妹妹给姐姐注射,让姐姐脑梗,终身瘫痪在床的。更离奇的是,还有人自己上网买,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打,最后打得鼻坏死。”孙中生说,地下玻尿酸注射圈里提供的玻尿酸价格,其实并不比医疗机构的便宜,价格也不是地下玻尿酸流毒泛滥的主要因素。

  目前,在正规的整形美容机构,并非没有价格低廉或者效果优异的玻尿酸产品,1000元至5000元的国外顶级进口品牌均有。在省二医收治的玻尿酸致残、毁容患者中千万富豪都有,但她们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细微的价格差异。

  微整工作室用社交网络打小广告

  在广州天河区兴盛路,一栋房价近9万元/平方米的高档住宅楼里,一家微整形工作室曾经藏身于此。刘玫在这里打过美容针。她告诉南都记者,她系通过朋友介绍,在此做玻尿酸隆鼻术。刘玫比罗玲走运,打针未出现意外,让她不满的是“效果不理想”。她投诉了工作室,并通过向媒体拨打热线电话要求曝光。

  南都记者探访这家微整形工作室时,物管人员告知工作室已搬走,这家工作室所在居民楼为住宅,不能作为商用。此前,这家工作室确实招揽过一些女顾客,“我也知道是非法的”。

  上述工作室是一个很典型的非法微整形工作室———
藏身居民楼,没任何医疗条件,注射时可能没有消毒就直接扎针头;租住在出租屋内,招揽熟客;一遇到有风吹草动,就马上搬走。

  这些工作室的营销之道是什么呢?除人际网络的口耳相传,南都记者发现,充分运用社交网络打小广告的也有很多。“本人专注美容整形五年,现开办广州微整形工作室,欢迎咨询。”在豆瓣小组中有这样的帖子,各种打针前后对比的照片被摆了出来,以宣传效果。在百度贴吧、Q
Q,也有如牛皮藓一样的“小广告”。不过,随着媒体对微整形工作室频繁曝光,许多自称开有工作室的微整形“医师”改成“出诊”,拒绝透露所开工作室的具体地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