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段女子带孩子躺在列车硬座上睡觉,遭到周围旅质疑“霸座”后,掏出6张火车票供检查的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7月26日,铁路12306客服向南都记者表示,视频中的女子由于带有两名孩子同行,如果是购买了1张成人票和5张儿童票,在实际操作中其不需要票、证、人一致仍有权使用全部共6个座位。

  “我已经醒了,以后只想健健康康,好好工作,过正常人的生活。”阿芳回忆起几个月前的经历,恍如做了一场噩梦。

  7月25日,有网友报料称,哈尔滨一列车上,一名女子带俩娃躺在硬座上睡觉,遭到质疑,随后女子表示因为没有卧铺,所以买了6张硬座车票让孩子休息。据现场视频显示,事情发生在哈尔滨的一趟火车上。当时,女子带着两个孩子占用了两排共6个硬座,而旁边有很多无座乘客站着围观。因此,部分旅客质疑女子“霸座”。随即,女子一边掏出自己购买的6张车票给到场的列车员检查。

  2017年初,刚经历婚姻和事业双重打击的阿芳,无意间认识了阿玲。在阿玲的步步诱骗下,阿芳坠入了精神控制的深渊:为求“转运”,不断出高价购买“转运物”,陷入“套路贷”无奈变卖房产,最终被软暴力恐吓,损失440多万元。

  视频在网络上曝光后,引发不少网友热议,一部分网友认为:既然确实花钱买了票,就拥有了6个座位的使用权,合理合法。另一部分网友则质疑:女子带着两个孩子只有3个人,为何能买到6张火车票?这样占用公共资源的行为是不是不太妥当?

  今年2月,阿芳的母亲文姨意识到事态已经失控,带着女儿到广州市公安局荔湾区分局金花派出所报案。一条条微信对话记录、一笔笔转账资金流水……案件轮廓逐渐浮出水面。

  那么,该名被质疑“霸座”的女子这样的行为究竟是否合规?

  诱饵

  7月26日,铁路12306客服向南都记者表示,视频中的女子由于带有两名孩子同行,如果是购买了1张成人票和5张儿童票,在实际操作中其不需要票、证、人一致仍有权使用全部共6个座位。

  花数千元甚至上万元购买手环手镯“转运”

澳门新葡萄京888官网 ,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火车票实行实名制,列车验票时,同时核对旅客、所持车票及票面所载的有效身份证件原件。票、证、人不一致,按无票处理。南都记者从铁路12306的网站上了解到,相关章程明确规定:“一张有效身份证件同一乘车日期同一车次可以购买一张车票,但儿童没有身份证时,还可以在同一订单下再次使用同行成年人的身份信息购买儿童票。”

  2017年9月起,文姨发现女儿变得有点怪。不仅手腕上戴满了珠串一类的手环手链,颈后还有了文身。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良善向南都记者解释道,霸座主要是指他人无理占座致使执票人正当合法使用权被侵害的行为,“此次事件中,该女子能够出示其所使用座位的车票,即对其使用座位有合理占用依据,所以不属于无理占座或霸座。”

  “我问她那是什么,她只是不耐烦地说‘你别管,这能带来好运’。”文姨说,几年前女儿遭遇情感上的打击离婚了,2016年底又辞职,因而在生活上总是尽量迁就她,不会干涉太多。

  另外,对女子购买6张票是否合规,赵良善表示,由于铁路部门对于车票实施实名制,车票及被服务的乘车人应当保持一致,如果乘客因特殊原因通过借用亲戚、朋友身份证号等方式订购车票,经查实发现票、证、人不一致,铁路部门有权根据合同相关权利义务之规定,拒绝提供服务,但如果该视频中的女乘客购买的是儿童票,则不存在上述问题。

视频中的女子由于带有两名孩子同行,  花数千元甚至上万元购买手环手镯。  谁知道,这是噩梦的开端。

  关于儿童票购票问题,铁路部门规定,一名成年人旅客可以免费携带一名身高不足1.2米的儿童。如果身高不足1.2米的儿童超过一名时,一名儿童免费,其他儿童需购买儿童票。儿童身高为1.2~1.5米的,需购买儿童票;超过1.5米的,则需购买全价座票。另外,目前,在铁路售票窗口购买实名制车票时,儿童票不实行实名制,可以使用同行成年人身份信息购票。

  2008年,阿芳在康王路认识了当时经营一家服装档口的阿玲。9年后,阿玲重新联系上阿芳并添加了她的微信。

  南都记者实测发现,身高1.2~1.5米的儿童乘车购买儿童票时,系统默认使用同行成年人身份证件购票取票,乘客在同一订单下,使用同行成年乘车人身份信息最多可以购买5张儿童票。

  “感谢生命中的贵人!以前经营四家服饰店都倒闭,自从相信她,人生就改变了……”“身边的一个真朋友,戴上手镯后立刻就有男同事对她表示好感,两人终成眷属!”每天,阿玲都会在朋友圈发布此类信息,推销自己经营店铺里的“转运物”。

  最初,阿芳并没有在意,只是默默关注阿玲发的信息。大约3个月后,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阿芳在阿玲的朋友圈下点赞。

  很快,阿玲就和阿芳私聊起来。每天,她和阿芳讲述自己过往的经历,讲述身边朋友和客户购买“转运物”后获得的好运,还让阿芳讲述自己的经历。

  “时隔9年我们还能见面,就是缘分!你相信我,我能让你转运。”阿玲信誓旦旦地对阿芳说。

  随后,阿芳成为了阿玲店内常客,时常上香并吐露真心话。从一开始几百元的“香火钱”到花数千元甚至上万元购买手环、手镯等,阿芳的投入越来越大。

  “你要多点供奉,才能灵验!”“你不能怀疑我,否则就会不灵验。”阿玲一边给阿芳洗脑,一边向她推销各式各样的所谓“转运物”。

  阿芳没有工作,用完已有积蓄后,很快断了收入来源。阿玲知道她的情况后,仿佛并不在意,只告诉她“没事,你先欠着,你买的东西我们帮你保管。”

  阿芳没有多想,很快签下了一张张所谓的“欠款合同”“收货合同”。

  入局

  买“转运物”欠巨款不惜借高利贷来还债

  2017年11月,文姨接到女儿的求助,“妈妈借我一些钱,要不我会死得很惨。”

  “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文姨告诉记者,在反复逼问下,女儿道出了实情,她欠了阿玲的钱,如果不尽快还,就会遭受厄运。

  原来,在签下合同后没多久,阿玲就发信息给阿芳,告诉她“拖欠欠款”的后果,“不是危言耸听,朋友身上发生的真事,拖欠会有厄运。”

  于是,阿玲将账单发给了阿芳,其中数额最大的一笔高达10多万。“你的‘欠条数’已经不少了,要想办法兑现哦,拖太久对你的运势不好。”2017年8月,阿玲频频给阿芳发信息,向她施压。

  阿芳没有收入,只得苦苦哀求,阿玲便向她指出了一条“明路”——贷款。

  很快,阿芳向银行贷款20万元,兑现了阿玲的“欠条”,她也从阿玲店内取走了此前订购的“转运物”。

  阿玲觉得,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在自己的掌控中。于是,一次又一次,她用相同的手法诱骗阿芳兑现此前签下的“欠条”。

  2017年11月,“欠款”达到25万时,阿芳无奈向母亲求助,文姨只得将手头上有的21.5万借给女儿。

  “因为得到了庇佑,你才能如此顺利地买到‘转运物’。你放心,只要心诚,一定能够事事顺利。”阿玲如是告诉阿芳。

  阿芳越来越信任阿玲。终于,2017年12月,她在阿玲的介绍下向某高利贷公司借了第一笔高利贷:到手25.5万,日息900元,用来偿还35万元“欠款”。

  但高利贷的“雪球”越滚越大,压得阿芳喘不过气。她再次向母亲求助借得21.5万,用于偿还高利贷利息并兑现阿玲的“欠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