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通州作为北京市行政副中心的地位明确后,当地楼市也驶入快车道。

本文刊发于2010年03月17日《环球人物》

日前,北京市委正式宣布,通州作为行政副中心将加快建设,2017年这一工作将取得明显成效。

万里长子回忆父亲退休后有三条戒律

官方消息一锤定音,这令通州楼市颇为躁动,部分即将入市的楼盘宣称预售价格将突破3万元/平米,且项目后期仍有大幅涨价空间。

万里一家。

不过,就在开发商准备享用这场楼市盛宴时,为避免通州房价过快上涨,通州多家开发商已经被区政府约谈,通州房价启动高温预警模式。

1962年秋日的一个傍晚,北京东城区演乐胡同一个小四合院,万里的家中,聚齐了全家老小八口人。气氛显得颇为严肃,每个人都沉着脸,万里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还时不时发出抽泣声。

通州区政府对房价上涨情况很敏感,不久前约谈了好几家开发商,提出口头警告,不要带头大幅涨价。在通州有项目在售的一位房企高管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万里打破了沉寂。他看向儿子,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并不是不爱你。爱自己的孩子看怎么个爱法,是娇生惯养,把他放在暖房里头,还是让他到风雨中去锻炼,去吃苦?我还是决定送你到农业第一线去锻炼!

7月14日,北京市规划委明确指出,通州建设行政副中心绝非大规模的造城,在同步配置就业、居住等资源时,将会从中管控,杜绝以房地产为主的方式带动区域发展。

这一年,万里18岁的长子万伯翱刚刚高中毕业,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处书记、北京市第一副市长的万里,决定送他下乡锻炼,遭到全家人的反对。万里特别召开家庭会议,将全家老老小小召集起来,给他们做思想工作。

多家房企被约谈

40年过去了,如今的万伯翱已年过六旬,回忆当时的情景,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忆犹新。他说,父亲之所以作出这个决定,一个深层的原因,是他对农民、对农村有一种天然的感情。父亲还认为,年轻一代必须要到风雨中和艰苦的环境中去锻炼。

从5月下旬开始,通州多个项目开始喊涨,但到目前为止依然是喊涨的多,敢涨的少。

对农民有一种天然的情感

上述房企高管透露,虽说区政府只提出了口头警告,但态度十分严厉,如果开发商肆意炒高房价,未来或将禁止在北京范围内拿地,按照区政府的意思,近期会抓一个典型,所以区域内的项目目前调价都比较慎重。

对万伯翱的采访,就是从这段回忆开始的。父亲没有想到,这一次家庭会议,这一个决定,改变了我的一生。我当了10年知青。一生最珍贵的阶段,都是在农场度过的。万伯翱说,一直到他长大后,才真正理解父亲万里的性格。父亲以身作则,一心为公,而且对下一代言传身教。他一生常常说的就是农民是我们的父母,不能进了城就忘了娘。

项目调价的代价太大,加之上半年北京楼市整体并不是很好,5月才开始明显回暖,因此大部分楼盘目前仍以借机加速跑量为主,努力完成全年的销售目标。上述房企高管告诉记者。

父亲1916年出生在山东东平、泰山脚下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这里曾因《水浒传》名扬天下。当时,爷爷因为家里穷去当了兵,是阎锡山的部下,在临汾战役打日本时牺牲。父亲正在曲阜师范学校读书,突然有一天,有人通知他这个还没成年的孩子去收尸,父亲深受刺激。这些特殊的经历,也塑造了父亲坚强独立的性格。万伯翱说。

此外,项目位于通州九棵树附近的知名开发商也表示曾经受到区政府约谈,要求控制房价上涨幅度。

万里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青年时代,他就以读书为掩护,组织学生运动,反抗日本侵略者,20岁出头就当上了地委书记,成为冀鲁豫的三大才子之一。万伯翱说,解放后,虽然父亲的官职越来越高,但他一生都忘不了自己是贫民的儿子。

从6月初开始,北京市政府东迁的传闻就已令通州楼市蠢蠢欲动。中原地产的统计数据显示,6月份通州签约商品房合计1525套,均价达到24817元/平米,半年内价格上涨约3500元/平米,涨幅达16.4%。

上世纪60年代初,中国刚刚走出3年自然灾害,处于经济恢复期。国家号召大办农业,万里响应国家号召,将长子万伯翱送往河南省黄泛区农场劳动锻炼。万伯翱成为首都干部子弟下乡支援农村建设的第一人。当时的《中国青年报》在头版头条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同时,由于房价上涨幅度过快,北京市住建委对通州区内部分将要入市的项目也开始进行干预管控。

父亲决定的事情,没有人能改变。奶奶最终也只能冲父亲喊一句:把你的皮大衣给他带上!别把他冻坏了!万伯翱感慨,即便是这个要求,父亲也没答应。父亲笑着对老母亲说:不能给。一毛钱也不要给他。你知道,就是要让他自力更生。不过,这个月的伙食费可以带着。沉思片刻,他又说:钱是不能给的。但是要看书和报,可以给。爸爸大力支持!

现在区域内一些项目在申请预售证时,住建委的批证速度也开始变慢。项目位于通州台湖镇的一位开发商告诉记者。

万里又郑重地对万伯翱提出要求:不要总想着回来,你要想逃跑是不行的,除非你逃到海外去,我管不着;否则你就算逃跑回到这个家的门口,我也不会让你进的!

北京市住建委官方网站显示,6月1日到7月14日期间,北京市共为40个项目发放了预售证,但通州区只有首开香溪郡和自住房项目紫峰九院嘉园两个项目获批。此前曾表示将于6、7月份开售住宅产品的首开万科台湖新城公园里项目目前仍未有具体开盘日期。

万伯翱见父亲把话说得这么绝,把路堵得这么死,也横下一条心,死心塌地地听父亲安排,就这么去干给他看看!临走时,从不题字的万里在厚厚的笔记本上,为儿子写了两行字:一遇动摇,立即坚持。万伯翱就这样背着父母亲在战争时代用过的行李卷、两本书,怀揣着第一个月的15元钱伙食费,上路了。

资料显示,通州房价历来受城市规划影响很大,2009-2010年间,通州受新城规划影响,房价一路飙升到2万元/平米,部分项目甚至报出3万元/平米的价格,但2011年下半年受市场和政策影响,商品房销售均价又一路狂跌到14000元/平米。

万伯翱说:我走后弟妹来信说,奶奶和妈妈时常流泪,尤其是和我同年级又同居一室的二弟,常看着我睡过的空床位默默流泪不止。家人不知道我在那遥远艰苦的地方独自一人如何生活。

目前通州房价又出现暴涨苗头,如果不合理控制,有可能再次出现大起大落的情况。一位业内人士分析。

自从万伯翱去了农场,从1962年到1966年,万里共给他写了十七八封信,是给5个子女中写信最多的。父亲开始是担心我动摇,担心我当逃兵,因为那时的艰苦谁都知道。但后来他在信中更多的是关心当地农民的情况,每次写信必问农民的生产和生活。

谁在助涨通州房价

邓小平是父亲最尊敬的领导和战友

为避免通州房价过快上涨,爱自己的孩子看怎么个爱法。虽然通州区域内楼盘普遍上调了销售价格,但据记者观察了解,住宅项目中只有个别项目定价较高,而撬动通州房价的项目主要以商业公寓产品为主。

原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曾在《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一书中写道:1981年,我一到国务院就在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万里的直接领导下工作,直到他1988年离开国务院去人大常委会任委员长。在长期的共同工作特别是推进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我对万里同志有了较深刻的了解,也与万里同志结下深厚的友谊。万里同志是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忠实执行者,如果说小平同志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的话,那么,他就是高级工程师之一。

目前,通州楼市售价在3万元/平米以上的住宅项目只有合生滨江帝景、京贸国际城、京贸国际公馆等,大多数项目都在2万元-3万元/平米的价格区间。

谈起父亲和邓小平的情感,万伯翱告诉记者:父亲从入党开始,便长期追随邓小平,成为邓的得力干将。父亲跟邓小平一起工作学到了很多东西:果断、坚定、看事物的敏锐眼光、处理事务的辩证方法等等;而邓小平之所以信任父亲,也因为危急时刻,父亲都能够扛得住,出色完成任务。

其中,首开香溪郡项目近期涨幅较大。北京市住建委官方网站显示,该项目6月14日开盘成交均价21622元/平米,7月11日加推二期4号楼少量房源时,均价达到24000元/平米,一个月的时间里售价上涨了3000元/平米,并于当日售罄。

1949年,万里随刘邓大军南下,迅速有效地给刘邓大军组织筹备了大量军需。新中国成立后,万里一直跟着周恩来、邓小平搞经济建设。邓小平任政务院副总理,万里当第一任城建部长,1958年组织搞首都十大建筑;邓小平三下三上,有两次是万里与他风雨同舟同下同上的。

而通州大多数住宅项目则属于小幅提价,主要还是为了快速跑量。

文革时,万里因为性格耿直,从不服软,和很多领导干部一样被打倒。文革后期,邓小平开始主持中央工作,万里受命于危难之中,四届人大后出任铁道部部长。万里面对遭受文革严重破坏的铁路运输事业,在邓小平的亲自领导下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顿。短短3个多月,所有站段的运输堵塞问题基本解决。万伯翱说:我听铁道部领导讲,父亲在任时制定的方针安全正点、四通八达、多装快跑一直没有过时,为以后铁道部的改革奠定了基础。

从年初到现在我们项目的售价只上涨了约5%,从起价19800元/平米调到起价21500元/平米,而且都是现房,但销售速度很快,去化明显。东亚印象台湖项目某管理人员告诉记者。

然而,1976年,万里再度被打倒,那时四人帮正掀起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高潮。刚刚理出头绪和稍有起色的国防、能源、交通、教育等又陷入一片茫然和混乱。四人帮控制着宣传舆论大权,指使新华社记者到一些所谓右倾翻案风严重的单位铁道部、教育部、科学院等部委蹲点,列席党组会议。这几处,正是邓小平重用的改革派所在的部委。在这些改革派中,最出名的是四大金刚。

真正撬动通州房价的是商业公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