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井冈山、赵州桥、台儿庄……近期,全国超过20家知名景区的门票已涨价或欲涨价20%到60%。而据报道,过去6年里张家界的票价已从158元上调到248元,黄山从130元调到230元。步入“百元时代”的景区票价让网友们不禁感叹,徐霞客活在今天肯定写不出游记,李时珍也写不了《本草纲目》,“买不起票,翻围墙也会被保安揍得抱头鼠窜吧!”

在仪陇县人民医院,医生给张志华进行了“补液、纠正水盐电解质、营养支持”等治疗。

发展旅游带动经济是好事,但旅游经济并不简单等同于“门票提价”。眼下“五一”旅游高峰还没到来,却已有太湖“醉驾游艇”、常熟“吸毒司机”等旅游安全事故接连发生。票价步步高升、旅途步步惊心,只会让更多需要放松身心的人放弃旅游,被迫成为“宅男宅女”。而这既有违社会公平,也绝非景区的福音。(记者徐海涛)

昨日,村主任魏民泽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想起来都有点后怕,如果没有‘观容’这个仪式,她不就被活埋了么?看来在我们这种医疗条件差的地方,不是在医院死亡的病人,宣告其死亡更应该小心谨慎。”

大多数景区带有公益性质,不能成为百分之百的商品,更不能成为少数人专享的奢侈品。景区可以提供高价服务,但不能让高价服务成为所有人的唯一选择,即便是背着睡袋、自带干粮的“草根游客”,也应该得到机会看风景。

4月7号,正在新疆打工的魏仲兴接到家人电话,称老婆张志华生病了,并且很严重。“我就给在西安打工的哥哥魏仲玉打电话,请他先回家照料,我随后赶到。”

越来越贵的景区门票,像人为竖起的一道高高门槛,把低收入“草根”挡在门外。但名山大川是自然的恩赐,人文遗址是历史的积淀,是谁给了你占山为王、坐地起价,让有钱者进来、没钱者远离的权力?

丈夫魏仲兴立即上前来把棺盖掀开,电灯光下,张志华眼睛睁得大大的,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似乎想说些什么。魏仲兴立马把老婆抱出了棺材。“先喂水,又喂了点稀饭。不多一会120救护车来了,我们就送她到了仪陇县人民医院。”

“连旅游也要变成‘高帅富’的专利了?”临近“五一”,多家景区门票将大幅上涨的消息让众多网友高呼“玩不起”:不能让景区涨价剥夺低收入群体旅游的权利,“草根”也有权做“徐霞客”!

昨日,张志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我这段时间不想吃东西,应该是饿昏了。把我装进棺材之后我就醒过,当时听声音感觉老公回来了,我想喊他,但喊不出声。后来我又睡着了,还做了个噩梦。再后来又听到我弟弟的声音,我想如果再没人来看我,我就要被活埋了。家里还有两个娃娃在念书,没有妈妈之后,他们好可怜哦。我想大声喊,但还是喊不出来。”

没错,景区管理、维护需要门票收入,但为什么张家界票价是卢浮宫的3倍?为什么柬埔寨人可以免费游览他们的吴哥窟,咱就非得出高价才能亲近自己的莫高窟?

26日下午,在(四川)仪陇县复兴镇铁门坎村五组一处土坯房内,“死而复活”的村民张志华正在打理刚洗完的长发。她身着粉红色上衣,苍白的脸庞也有些血色。4月11上午,33岁的她“死”在家中后被装入棺材;4天之后的14日晚9时,家人和她的“遗体”告别时,弟弟发现她的手在动。

张志华“死”后当天,娘家来了三位老年人,远远地看了看,也认为她“死”了。4月11日下午,张志华被装进了重约千斤的大红棺材。四位上了年纪的邻居负责装棺,但棺盖留了一丝缝隙。

仪陇县人民医院出具的“出院证明”显示,4月14日23时27分,张志华被送入该院,当时她的症状为“重度营养不良、严重脱水”,同时病人还自述腹痛。主治医生称:“我们之前没到现场,不能证实她‘死而复活’这个情况。当时的常规检查结果说明,该病人除了虚脱症状,其他基本正常。”

昨日中午,铁门坎村村主任魏民泽告诉成都商报记者,4月10日一整天,张志华几乎没有吃东西。到了11号上午,小女儿发现妈妈一直躺在床上没动静,喊来大伯魏仲玉,这才发现她“死”了。“喊不答应,牙齿咬得紧紧的,用剪刀都撬不开;也没有呼吸,把点着的打火机放到她的鼻孔边,火苗没有偏一点点。”

万幸的是,在“观容”时,弟弟张友林把手伸进了棺材。“刚好摸到我的手上,我马上把他的手拉住。”

乡村死亡宣告应谨慎

铁门坎村卫生服务站的村医魏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张志华的身体一直不好,4月9日那天,自己看见魏仲玉带着张志华从复兴卫生院回来。“她什么话都不说,医生拿她没办法,没有开药给她。”魏斌说,“我当时也观察了下张志华,只是表情木讷,一句话也不说,但走路的步态和速度很正常,从外表观察我不觉得她有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