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市政府救助站昨日承认,负担救助流浪未成年人功能的新建综合楼,除了一半被租出去用于酒店开发外,流浪未成年人也并未在这个楼内接受救助。

(原标题:利益纠葛酿成惨剧?(民生调查))

计划提供给流浪未成年人的房间,实际上并无人员在此接受救助。

弘亿公司老总——“95%以上农户都是主动找过来的”

李金留还对《云南信息报》记者称,救助站常要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作人员,其中很多人是半夜才到。要安排这些人的住宿,也是令其做出将综合楼部分租给宾馆决定的一大原因。不过,昆明市民政局一位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并未收到过救助站任何关于出租综合楼部分区域给宾馆的书面文件。

部分村民怀疑——弘亿公司大棚长草,是套取国家补助?

救助站称曾上报主管单位否认

而意外发生之前,是否存在强制征地,成为矛盾焦点。弘亿公司是否和宋合义等人达成协议,前后出现过两种说法。一是弘亿公司说和村干部达成了口头协议,但还未告知宋合义。一说和宋合义达成了口头协议,但还没签字。可以确认的是,铲车进地的时候,双方没有签署任何书面合同。

李金留同时解释,租给酒店是因为救助站资金短缺,9辆车中7辆超期,内部设施、设备条件需改善,但财政拨款有限,只能将原有办公区域出租,从而筹集资金。

4月2日,记者来到河南省中牟县。站在姚家镇西春岗村事发地点,一片沙土薄地。此地距离郑州市区30多公里,交通便利,近年来这片薄地成了宝地,被观光农业、采摘农业看中。弘亿公司是其中一家。

昨日,昆明市政府救助站站长李金留透露,约4000平方米的面积租给了酒店,租金每年超过100万元,租期10年,5年一付。李金留称,出租给酒店的决定是救助站方面自行做出的,但已上报昆明市民政局。他还表示,这些资金收上来之后会交给市财政,“我们什么也落不到”。

一位戴蓝帽的老人说,公司每亩补七八百元,买粮食都不够吃。他们一家7口,只剩3亩地,需要买粮买菜。他说,公司没有与他个人签合同,租金是由村干部发放的。

救助站当初承诺的200个救助床位实际上缩水一半,理由是资金不足。站方负责人称,该救助站“9辆车中7辆超期,内部设施、设备条件需改善”,而且租给酒店后,也方便接待全国来的工作人员。在这栋新建楼内,《云南信息报》记者昨日拍到的救助站副站长办公室显示,该办公室面积相当大。

西春岗村有位老人坚持不向弘亿公司流转土地,他的地位于弘亿公司观光农业项目附近,是退耕还林的林地,树中间套种一些小麦。他去浇地的时候被厂里发现,工人就用挖掘机在林地四周道路上挖大坑,推了机井,让车过不去,地浇不成。他说:“现在不能进去种庄稼了。我就让它长树、长草,也不征给公司。”

让人吃惊的是,出租意向的产生比综合楼投入使用的时间更早。根据李金留的说法,救助站专门组成了租赁领导小组,下设保障办公室,于2012年6月开始招租,12月左右租给百顺酒店。而他同时表示,新建大楼实际上是2012年底才正式投入使用的。

村民否认自愿——自种草莓,每亩每年赚1万元以上;租给弘亿,每亩每年得700元

负担救助流浪未成年人功能的新建综合楼【澳门新葡萄京888官网】,宋合义和合伙人宋长海阻拦开进承包地的铲车。至于最初承诺的200个救助床位,新建大楼却仅提供了50个房间,100个床位,设计与酒店标间类似,床位数量缩水一半。李金留解释是资金不足,等资金到位,每个房间将再多放两张床。

弘亿公司计划流转土地2000亩左右,目前已流转1700亩,涉及几百户村民。当地的一份材料中提到“使用的流转土地均是村民与该公司自愿商定”。弘亿公司总经理王士成也说,流转是建立在平等自愿甚至是主动的基础上,“95%以上农户都是主动找过来的”。

这些安置房间的房门,使用的是刷卡式门锁。李金留否认会被用做酒店经营,之所以使用刷卡式门锁,是因为“对儿童的救助是强制性管理,怕使用普通门锁会出现安全隐患”。

在弘亿国际庄园西面路边,老八庄70多岁的赵姓老人说自家的几亩地被弘亿公司流转走了。过去村里种大蒜每亩地每年赚5000多元,种草莓的每亩地差的年景赚万元以上,好的时候每亩地赚3万元。因此村里多数人不愿意把地“流出去”,给弘亿每亩每年只得700元显然不划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