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5日,吴有水在北京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出示了部分省级计生委或财政部门就社会抚养费征收情况给予他的回复函。一个月前,这位来自浙江碧剑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向全国31个省级计生委、财政厅(局)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

闽南网8月16日讯
7月26日刚刚在中国重汽有限公司获任独立董事的三位原省部级官员,8月14日宣布不受聘独董职务。与此同时,中国重汽表示将尽快物色合适人选。

吴有水的申请,主要是要求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俗称超生、计划外罚款)收支及审计情况,其中包括: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总额;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预算;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开支;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审计报告。

近日,中国重汽有限公司于香港联合交易所发布公告称,三位曾经的省部级高官石秀诗、韩寓群、崔俊慧于7月26日开始正式出任中国重汽独立非执行董事,年薪为18万元人民币。他们曾分别担任贵州省省长、山东省省长、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在委任公告中,上市公司并未说明选聘三位前高官担任独董的原因。消息一出,即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

回复并给予了公开的10个省份数据惊人:10省份2012年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总额不完全统计高达约100亿元。这意味着,一旦全面放开二胎,社会抚养费的征收额将大为缩水。

这无疑成为二胎政策放开的最大阻力。近日,有消息称,延宕数年的“单独二胎”政策将重启,或将于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试行;同时,关于2015年之后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也正在拟议中。

所谓“单独二胎”政策,即夫妻双方一方为独生子女的便可生育第二个孩子。报道一出,再次引发热议。国家卫计委更是在一周之内罕见地三次回应“单独二胎”问题,其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强调,我国必须长期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

不过,仔细研读毛群安就最近“放开二胎”热点的几次回应会发现,毛群安并未直接否认媒体报道的“单独二胎”方案,只是强调民众不要误读政策。他一再表明,计生政策是国策,不会改变,只会完善政策。

事实上,国内主流的人口学专家翟振武、曾毅等人,也从未想过建议废弃计生政策,而是强调不断完善目前的生育政策。中国人民大学人口学专家翟振武表示,基本国策不变的前提下,人口政策要日趋灵活顺应国情。

有关放开“单独二胎”的传闻从2010年就已开始,并已进入了国家人口“十二五”规划,但正如吴有水的申请信息公开一样,困难重重。不过,经济观察报接触的人口专家均表示,完善计生政策的“单独二胎”方案已成共识,只是并无时间表。

完善计生政策的建言者、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人口学教授曾毅则表示,2013年是“放开二胎”的最好时机。

“单独二胎”已有共识

国家卫生计生委网站发布的消息也被媒体视为放开“二胎政策”或者“单独二胎”政策的信号。消息称,为缓解卫生计生系统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国家卫生计生委党组日前决定开始实施“服务百姓健康行动”,并适时出台完善生育政策调整方案。

早前的2013年6月初,人口大省山东取消“双独”二胎生育间隔的新闻就被媒体解读为“放开二胎”的信号。目前,中国已有19个省份取消“双独”二胎生育间隔。北京大学老年学研究所副所长穆光宗教授对此评价,各省逐步取消二胎生育间隔,是计生政策完善的信号。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人口学教授曾毅的建议是“普遍允许二孩,提倡适当晚育”。他强调完善生育政策的紧迫性,“2012-2013年仍是我国实行‘普遍允许二孩与提倡适当晚育’所剩无几的较好时机。”曾毅说。

这个建议曾获得相关官员的支持,并获得了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的批复。当时的判断是,放开二胎政策的时机到了,可能会在中共十八大之后出台。不过,十八大之后,并未出现转机。于是,大家的希望又寄托在第二年的全国“两会”换届之后。

2013年3月7日,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国家人口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马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根据人口和社会经济发展状况,我国应积极稳妥地调整生育政策,根据各地情况分类指导,而不是简单地“放开二胎”,更不能搞一刀切。

8月14日宣布不受聘独董职务,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审计报告。马旭称,东北的吉林、辽宁,江苏和安徽、福建、天津、上海等地已开始针对农村家庭试点“单独家庭”放开二胎。同时他强调,扩大试点范围将会格外慎重,并遵循“城乡统一”、“分类分步”等原则,绝对不能一刀切。

马旭的观点与翟振武颇有相似。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教授所带领的团队曾给出了分省份放开“三步走方案”。据悉,翟的这一方案,曾得到原国家人口计生委主要领导的支持,在2010年下半年经过修改微调后曾提交国务院。

这一方案的具体步骤是:即从2011年开始,首先开放东北地区及浙江等省试行“单独”二胎政策;第二步,放开京沪等省份;第三步,在“十二五”(2015年前)
内,实现全国全部放开“‘单独’生育二胎”政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