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刮台风,大家只能随便吃点。”9月16日17时10分,阳江市新星社区工作人员方士莲和同事搬来一大锅热腾腾的米粉,略带歉意地跟群众解释道。

图片 1

“没关系,吃什么都无所谓,有个安全住处就行。”一位老人的话语,引来满堂理解的笑声。

廖新华与某陆航旅飞行员探讨交流。 綦智超摄

9月16日17时,台风“山竹”在江门台山海宴镇登陆,近百公里外的阳江市海陵区闸坡,风声呼啸,树枝摇摆不断。但在文化公园的应急避护所里,却传来阵阵暖心的笑声。“我两天没睡好了,今天终于可以有个安稳觉。”82岁的林婆婆说。

廖新华是谁?人如其名,名如其人。

“好在政府准备了应急避护所”

因军事领域知识广博,即便跨军种、跨领域、跨专业也“一口清、问不倒”,战友们钦佩地称他为作战问题“新华字典”;

手机里的粤剧声、小孩嬉戏声、老人们的聊天声在几十平方米的空间内响起。这里原是阳江市海陵区社会事务管理局、卫计局、民政局的办公室,为了安置群众,被用作应急避护所。

他潜心谋战务战,短短两年多取得攻关成果20余项,9项成果填补我军某研究领域空白,同行们惊呼这是“新华速度”;

80岁的布爷爷侧身躺在简易支架床上,一手按着泛黄的旧行李袋,一手拿着手机。手机里传出其喜欢的粤剧唱段——《抢笛》,谐趣的曲调吸引了几个老人侧耳倾听。

他坚持以“算”制胜,一组组精确数据屡屡为联合作战指挥提供精准支撑,参谋团队信服地称之为“新华数据”;

布爷爷家住不远处的渔村里,虽是水泥房,但因靠近山体,有滑坡风险,被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转移到避护所。“我没见过这么大的台风,好在政府准备了应急避护所。”布爷爷说。

他倾心锻造联合作战人才,先后向军委和战区机关输送优秀参谋人员10多名,育人理念和方法独到管用,其中一招名曰“新华点评”;

像布爷爷一样,被转移到应急避护所的还有82岁的林婆婆。“听到台风要来,我已两个晚上没睡好觉了,家里砖瓦房不抗风,早上掉了一块下来,把我吓了一跳。”林婆婆说。

……

当天15时30分,记者来到文化公园的应急避护所时,二楼已安置了20多名群众,主要是居住在危房和低洼处的群众、五保户和上岸安置的渔民等,其中很多老人的年龄超过80岁,最小的孩子年仅3岁。

肩负着第一代战区人的使命和责任,廖新华在战区主战实践中,用忠诚和担当趟出了一条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备战打仗新路,被官兵誉为改革强军“弄潮儿”、妙算制胜的“主战先锋”、“中军帐”里“首席精算师”。

记者看到,避护所为群众准备了简易的折叠床铺和被褥,泡面、瓶装水、面包和饼干等物资被堆放在角落里。避护所24小时有工作人员轮守,照顾老人们用餐、如厕等。

廖新华给青年干部面对面辅导。 王臻摄

据统计,在阳江市海陵区,类似这样的避护场所一共有27个。截至9月16日12时,海陵区已有7169人被安全转移安置。

到主战岗位去,跑好‘第一棒’

找来女儿陪护 老人情绪变安稳

2016年2月1日,中央军委举行战区成立大会,拉开了我军联合作战体系构建的序幕。当时在北京某部工作的廖新华,得知南部战区亟需联合作战人才,第一个报了名。他这样说:“战区担负经略一方、镇守一方、稳定一方的神圣使命,是打赢未来战争的指挥中枢,打胜仗就该到战区主战的岗位去!”

9月16日16时,就在台风“山竹”登陆前夕,一位婆婆突然闹起了情绪。

万事开头难。

“她换洗衣服不够,在这里住得有点不习惯,一直想回家。但她家是泥砖房,这时怎么能回去呢?”海陵区民政局副局长梁世祥劝说了很久,周围的群众也帮忙劝说,但婆婆仍坚持要回去。

廖新华所在的部队作为战区联指中心的重要支撑,在我军还是新生事物,没有现成经验可循。职能定位是什么?怎么建?建成什么样?他一上任,面对的就是一连串的问号。

劝说无果之下,工作人员联系了婆婆的女儿,趁着风还不大,让她来到避护所陪伴老人。看到女儿到来,老人家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战区本来就是全新的事业,什么都有了还要我们干嘛?作为第一代战区人,就是要当好‘奠基人’、跑好‘第一棒’!”廖新华暗下决心,率领大家向全新领域发起冲锋。

17时许,台风“山竹”在江门台山海宴镇登陆,近百公里外的阳江市海陵区闸坡能明显感受到风声呼啸、树枝摇晃。

欲精其算,必先利其“器”。为开发专业系统工具,廖新华不等不靠,带领团队核心骨干围绕数据积累、模型研究、关键技术等问题,深入展开研究论证,开创性地提出战区联合仿真试验构想。在此基础上,与多家军工单位和院校联手攻关,建起了我军第一家战区联合作战实验室。

“台风登陆了么?在房间里感觉不太明显。”80岁的黄婆婆不断地问身边的双胞胎孙女杨梓璇和杨梓晴。“知道台风要来,奶奶这几天都很紧张。”杨梓璇说,“来了避护所,感觉奶奶轻松了不少。”

正是凭着这股闯劲,廖新华带领大家一次次掀起“头脑风暴”,一次次向全新领域发起“原始创业”,开发专业系统软件13套,开创了全军同领域先河。

17时10分,新星社区的工作人员方士莲跟同事一起送来了热腾腾的米粉,加入了蔬菜、鸡蛋、火腿肠。简便的晚饭让方士莲颇感惭愧:“今天刮台风,大家只能随便吃点。”但是迎来的却是群众们的笑脸:“没关系。”

廖新华队长正在进行模拟演练。 王臻摄

在此工作8年,很多老人家待方士莲如女儿。尽管连日来加班加点,但方士莲觉得值得:“能帮到他们,我很开心。”

红蓝对抗中一锤定音的“首席精算师”

16日19时,台风“山竹”路径转向,阳江海陵区闸坡风力有所升级,但避护所里的群众情绪安定。看着窗外摇摆的树枝,渔民冯开把四处跑的小儿子拉到身边,“我是主动要求来安置的。在这里,安心。”

南部战区某联合作战研究室内,一场红蓝对抗演习方案推演陷入僵局。争论焦点是:按照既定的作战方案,红方能否有效应对蓝方火力突击?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陈彧 欧楚欣

“方案可不可行,让数据来说话吧?”一直保持沉默的廖新华站起身来,向现场指挥员建议道。

编辑: 郭昊奇

接着,一场缜密的“数据战”在联合作战实验室打响。廖新华带领团队以蓝方空袭兵器总体参数和飞行方案为依据,精细推算弹道参数曲线,反复推演红方防空兵器火力通道、拦截区域、杀伤概率……

翌日,一份关于红方作战方案的可行性报告及优化调整建议,在推演论证中“一锤定音”,得到大家普遍认可。

不久后,红蓝对抗演习如期举行。廖新华和团队成员计算论证的红方作战方案大显神威,一举挫败蓝方企图,赢得演习胜利。

廖新华一战成名,“首席精算师”的称号不胫而走。

精确计算,为决策提供“度量衡”有力支撑

战区联合作战体系效能如何量化?怎么评估?这是令我军困扰已久的难题。

一次作战研讨会上,廖新华大胆提出:战役设计可以通过兵棋推演,部队行动可以依托系统仿真,装备性能可以使用模型计算,体系效能也可以用工程化方法实现量化和评估。

一语惊四座。为了充分论证这一想法的可行性,廖新华阅读了大量中外专业理论文献,反复征询各方面专家意见。在此基础上,他提出将战区联合作战体系抽象为多类模型进行计算研究,为体系优化提供工程化支撑。

通过专家初步论证后,廖新华奉命领衔攻关。短短两个月时间,一系列课题攻关成果“出炉”:诸如“体系怎么建”、“力量怎么统”、“作战行动由谁管”等以往难以量化决策的问题,全部在精确计算中找到了“度量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