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bs还从未被任命为苹果的暂且总CEO

一笑泯恩仇

1997年8月6日,苹果Macworld展会在波士顿召开的时候,乔布斯还没有被任命为苹果的临时CEO。就在这次展会上,观众和媒体记者首先知道了苹果董事会成员变更,乔布斯进入董事会的消息。那一刻,大家都明白,乔布斯成了苹果事实上的领导者。

紧接着,乔布斯站在讲台上宣布了另一个爆炸力不亚于核弹的消息:苹果公司和微软公司就交叉授权使用专利与技术达成协议,微软同意以投资苹果并支付专利使用费的方式结束两家公司间旷日持久的专利权官司。

这个消息在外人看来,就像两个正在街头恶斗、血光四溅的仇人,突然间停下拳脚,紧紧拥抱,相互致以最亲切的慰问并开始称兄道弟。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乔布斯话音未落,比尔·盖茨的影像就出现在了现场的大屏幕上。盖茨向在场的所有「果粉」问好。会场一片哗然。人们不禁质疑,苹果是不是向微软投降了?

乔布斯对充满狐疑的听众说:「苹果必须跳出固有的思维,必须把苹果必胜、微软必败的想法抛在脑后。」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事实上,这个决定是在展会召开前几个小时才达成的。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还要从苹果和微软之间的官司说起。

苹果本就是个爱打官司的公司。微软、惠普、HTC、披头士的苹果唱片等一大批公司都当过苹果的被告。2008年,苹果甚至还把纽约市推上了被告席,状告纽约市设计的徽标侵犯了苹果的商标权。但说起旷日持久和诡谲离奇,非苹果和微软之间的官司莫属。

从根子上说,苹果和微软是一对儿爱恨交织的冤家。

「恨」的根源来自市场竞争,既然微软站在了PC阵营一面,两家公司当然是对手。很早以前,两家公司就因为Apple II和Macintosh上使用的BASIC语言解释器打过官司。1988年,苹果又拿图形用户界面开刀,起诉微软窃取了苹果的图形用户界面技术。

懂行的人都明白,这种起诉无异于贼喊捉贼。本来嘛,苹果的图形界面技术是从施乐「借鉴」过来的,而且,苹果此前也曾正式授权微软将相关的专利技术用于Windows 1.0的研发。只不过,当微软开始研发Windows 2.0时,苹果感受到了来自软件巨人的直接威胁,就到法院递上了诉状。等微软着手开发Windows 3.0时,苹果又追加了数项起诉要求。

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段子,说是在起诉过程中,斯卡利曾和盖茨私下里探讨和解方案。盖茨对斯卡利说:「Windows可没有抄袭Mac。你知道,我们两家其实都是从施乐学到的图形用户界面技术。既然你闯进施乐的宅子偷走了电视机,那为什么不允许我闯进去偷走音响呢?」

的确,如果原告和被告都有偷东西的嫌疑,法庭可不会轻易支持原告。在苹果列出的189项有关图形用户界面的专利技术中,法庭认为,其中179项苹果已经授权给Windows1.0使用了,而剩下的10项也不在可保护的专利技术之列。

官司在地区法院、上诉法院和巡回法院之间转来转去,多次上诉、判决,还是没有个明确的结果。苹果和微软折腾了四五年,各自花掉了上千万美元的诉讼费用。

与此同时,两家公司间「爱」的成分倒时不时显现出来。当然,即便「相爱」,那也是种磕磕绊绊的爱情。

1984年苹果发布的Macintosh震惊了微软。当时微软正着手开发电子表格软件Excel。看到Macintosh如此领先,盖茨心里开始打鼓,如果把宝都压在IBM PC上,会不会将来追悔莫及呢?于是,微软以Excel为契机,正式开始为Macintosh开发软件。盖茨甚至向苹果承诺,可以把微软三分之一的开发资源投入到Mac版Excel上。但那时的乔布斯却对盖茨献殷勤心存戒备。

苹果当时的市场总监,后来加盟微软的迈克·莫瑞(Mike Murray)回忆说:「乔布斯相信,盖茨会从Mac上偷走好的创意,用于微软正在研发的Windows。项目合作过程中,乔布斯时常会打电话把盖茨叫来,然后盖茨就在白板上画出微软正在做的所有事情,说:『我本不该告诉你这些,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们所做的一切。』盖茨画出Windows的路线图后就搭飞机回西雅图。」

因为莫瑞是微软另一位巨头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的朋友,盖茨那时会打电话给莫瑞说:「迈克,我们到底该怎么做?乔布斯一直在冲我们大喊大叫。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该继续开发Mac软件。」

莫瑞则会安慰盖茨说:「比尔,请只管开足马力,我们需要你。」

1985年年初,Mac销售呈现颓势。微软这边又开始了动摇。

盖茨担忧地说:「苹果可能做不好这件事。」

鲍尔默则说:「嗯,我们可以帮他们。但是,我们必须假定,他们自己清楚地了解所有情况,并也在为同样的问题而焦虑。」

就这样,既有旷日持久、死缠烂打的官司,又有断断续续、步履蹒跚的软件合作。一方面,两家公司在市场上争得你死我活;另一方面,微软需要苹果的专利技术,苹果则需要微软的IE浏览器和Office办公套件。

ca88,乔布斯回归前,没人能解开这个结。

乔布斯回归后,帮主敏锐地看到,解开这个结,也许就是拯救苹果的胜负手。

这里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微软为苹果开发的办公软件和IE浏览器。办公软件从Apple II时代起,就是人们使用个人电脑的最大理由。在微软Office已经垄断办公软件市场的时候,苹果一旦和微软决裂,人们就更没有理由选购苹果电脑了。而浏览器则代表着网络应用的未来,缺了好的浏览器,苹果电脑就无法真正融入互联网。所以,从软件合作上讲,微软做苹果的朋友,要比做苹果的敌人更有利。

亚洲城ca88手机版官网,此外,苹果授权微软使用专利也好,起诉微软侵权也好,在纠结的官司里,双方谁也得不到好处。反之,如果两家公司摒弃前嫌,特别是如果能吸引微软注资苹果,那对现金流紧张的苹果来说,不啻雪中送炭。

另一方面,这种合作对微软也有好处,不但可以让微软每年从Mac软件市场获得大约3亿美元的利润,还可以淡化微软越来越负面的市场垄断形象,对当时司法部正在进行的反垄断调查起到正面作用。

想明白了利害关系,乔布斯才不会管这种合作是不是一次投降。他凭着摇滚明星一样的个人魅力,只花了几周时间就搞定了老对手盖茨,与微软签订了一份互利的合作协议。

微软同意在随后的5年里继续开发Mac版的Office办公套件和IE浏览器。苹果则承诺使用IE作为缺省浏览器。微软付给苹果一笔未公开的专利技术使用费,同时认购1.5亿美元无表决权的苹果股份,以此换取双方专利官司的和解。

消息一经宣布,苹果股价当日就上升了33%,这次合作对苹果起死回生的作用可见一斑。

应当说,苹果和微软合作是一件让「果粉」甚至苹果员工在感情上难以接受的事情。但微软的资金投入又的确成为苹果脱离困境的重要因素。从某种意义上说,苹果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向微软妥协和求助很有一种卧薪尝胆的意味。暂时委曲求全,甚至被粉丝骂成「投降派」,这些都是为了后来的东山再起。几年后,当苹果自己羽翼渐丰的时候,就开始自主研发Safari浏览器,以替换微软的IE浏览器。反观微软,他们认购的1.5亿美元苹果股份后来被过早地出售,只换回了大约一倍的回报,却错过了此后数十倍的增长空间。

喜欢从战略高度思考问题的乔布斯不会囿于眼前的「投降」与否,他所看到的,是未来的苹果电脑不能没有浏览器和办公软件的支持。苹果要卷土重来,就要有一笑泯恩仇的大侠气概。

ca88手机版登录,2010年5月27日,当东山再起的苹果在市值上超过微软,成为这个地球上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时,乔布斯感叹道:「这感觉不像是真的。」

也许,那一刻的乔布斯,脑子里一定在回忆过去30年里,苹果与微软之间的恩恩怨怨。

本文由亚洲城ca88手机版官网发布于现代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Jobs还从未被任命为苹果的暂且总CEO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